中共闽清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闽清 > 文献资料 > 正文
  • 闽清县“革命五老”詹开鹿革命经历口述纪实
  • 2014-12-17 来源:闽清县委党史室 作者:
  • 我原名詹开鹿,1926年3月15日出生,今年88岁。

      1944年7月,中共闽东特委成立,同年9月,我加入了中共闽东特委,改名为詹开陆。

      在中共闽东特委内,我主要负责通信联络工作。中共闽东特委内配备有一个电台,电台安装在三古田扁树湾,平时往建瓯、南平、屏南、平湖、罗源、永泰、宁德等地发报。

      由于当时国民党对所有过往人员进行了严格的搜查,为防万一,特委给我配备了一把九响枪,5发子弹。同时,闽东特委内部也针对时局制定了严格的纪律:通信联络人员接受到任务后,如果在第二天规定时间内未返回报到,立刻解散队伍,以防通信联络人员被逮捕后暴露中共闽东特委所在地。

      在接收到需要传送的信件后,我将自己的破外套用刀割开,然后将信件藏在外套的背面后缝上,让敌人不容易搜到。在一年多里,我总共为中共闽东特委送出十几封信件,信件主要送往古田和水口。

      另外,我也负责生活物资采购工作。当时洋火、烟、盐、草鞋、手电等生活物资短缺,必须前往古田和水口购买。由于交通不便,生活物资都是通过手提肩扛徒步三十公里带回伴岭。在伴岭,我积极参与革命活动。见证了中共闽东特委机关所在地伴岭发生的革命事件。

      闽清伴岭(今桔林伴岭村)位于闽清、古田交界,左滨闽江,右临古田溪,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是建立地下革命据点的好地方。

      中共闽东特委尚未成立前,受中共福建省委之命,1944年1月下旬,省委特派员黄扆禹及刘捷生、陈鼎坤、吴盛端等4人就秘密来到了古田。是月30日,黄扆禹召集江作宇、周道纯、曾广福、包必胜、李庆济、林家焕等10多人在平湖尾周道纯旧厝内开会。会议传达了省委的指示,研究并确定了三项任务:①建立武装队伍,开辟革命据点,开展武装反顽自卫斗争;②打通闽北一古田一闽清一永泰一闽南地下交通线;③策应省委主力部队南下。

      随后,刘捷生、江作宇和杨人屏等人分别带领干部到古田的大东、前洋、五华山和闽清的伴岭等地活动。

      2月间,江作宇、杨人屏到闽清伴岭开辟革命据点,为打通古田一闽清一永泰地下交通线作准备。他俩以看“风水”为名,由向导带路,先来到闽清伴岭三丘田詹家,与詹开旗、詹开达结拜兄弟,称詹开旗为大哥,詹开达为二哥。在詹家兄弟的掩护下,江、杨二人详细察看了三丘田周围的地形,进行了一系列建立武装据点的准备工作。

      4月,中共福建省委又派了王一平、沈宗文等到伴岭三丘田组建中共古田工委,王一平任书记。中共古田工委负责领导古田、闽清边区的革命斗争,并把发动群众、筹款夺枪、分化瓦解敌人、扩大武装队伍、开展武装斗争、建立联络据点作为主要任务。

      5月,左丰美、王一平带领闽北“英勇”、“顽强”两支主力游击队伍到达伴岭,与黄扆禹、刘捷生、江作宇等人带领的古田游击队会合。接着,他们一起在古田、闽清边界一带活动。游击队在伴岭三丘田后山两里多的深山里盖起营房,在那里整顿队伍,一边学习休息,一边做群众工作;后来又在伴岭芹菜丘地方建过营房。    

      7月,省委将中共古田工委扩建为中共闽东特委,张翼任书记,刘捷生任组织部长,杨人屏任宣传部长,统一领导古田、闽清、建瓯、屏南、罗源、宁德等县的革命斗争。特委机关设在闽清伴岭村。

      在中共闽东特委领导下,闽清伴岭革命青年詹开旗、詹开达、詹海水、詹求来、詹太绸、詹大妹、詹太宜、詹开初、张德育等,积极参加革命斗争。他们不但在伴岭家乡发动群众支持掩护游击队活动,而且还把群众工作做到古田的前头、曹洋等地方。詹海水于1944年初即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担任中共古田工委委员兼古田南区区委书记,并担任南古瓯游击大队南区游击分队长,积极开展党的活动和游击斗争。詹求来于194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党的地下交通员和闽中游击支队分队长。

      这一时期,中共闽东特委及其领导的游击队还积极开展上层统战工作,成功争取了伴岭开明士绅张万蝉和埘坪乡长陈崇壁。张家是地主,张万蝉念过书,有一定声望。经过地下党和游击队做工作,张的思想很快转到共产党和游击队方面来,并帮助做周围群众的思想工作,同时还在物质上给共产党游击队以一定支持。埘坪乡长陈崇壁经过做工作后,成为“白皮红心”乡长,来来往往的游击队经常在他家吃住休息。游击队每次前往古田水口,都要经过埘坪乡公所,因有陈崇壁的暗中保护,每次都非常顺利,没遇麻烦。有一次,省委交通员丁克到埘坪时被抓,王一平、江作宇等得知后,立即去找陈崇壁,陈二话没说就把丁克放了。后来此事被发现,国民党闽清县顽固派当局就罢免了陈崇壁的乡长职务。当时,由于国民党顽固派对中共福建地下组织在闽北的根据地连续发动三次军事围剿,进行残酷的烧杀和搜刮,根据地民众的物力财力已趋于枯竭。

      为了保存革命有生力量和完成抗日救国大业,当时的福建地下党组织不得不以灰色面目,采取强制性的手段,向国民党政府有关部门“索取”基本应供给的必要钱款。于是,开展了一场特殊的经济斗争。

      1944年10月上旬,中共闽东特委组建不久,根据省委关于筹款的指示精神,在伴岭召开会议,具体研究了筹款事宜。

      会议由黄扆禹主持。与会人员有张翼、沈宗文、江作宇、刘捷生、黄垂明、杨人屏等。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要坚决执行省委指示,争取在短期内完成筹款任务,但对于筹款对象与办法则有不同意见。黄扆禹等多数人提出要学习闽中特委向涵江银行强行“借款”的办法,目标对准国民党古田县银行,这样既能筹到巨款,又不会花费太多兵力;沈宗文等人则提出要打土豪筹款,认为只要能打10个土豪,每个预计10万元就可筹集100万元(法币)。经过热烈讨论,分析利弊,结果大家认为打10个土豪目标太大,且难以筹到巨款。最后,会议决定把向古田银行强行“借款”作为主攻目标,并在黄扆禹主持下,召开了动员会,拟定了具体行动步骤。

      会后,立即行动,由黄扆禹、刘捷生、杨人屏、陈鼎坤组成侦察组,进城侦察。当时陈鼎坤有个亲戚在古田县银行里任职员。于是陈便以走亲戚为名,先去银行摸清内部情况,详细察看了解银行周围环境、出入路径以及每日营业时间、行内职员人数。摸清情况后,黄扆禹等又回到伴岭,绘制了地形图,与中共闽东特委领导一起,详尽地研究了具体行动方案。接着,又把游击队集中松台赛英厂,进行了思想动员和战前演习。

      11月3日,黄扆禹、张翼、刘捷生、沈宗文、江作宇、黄垂明、陈鼎坤、杨人屏、詹开达、黄春生等12名革命同志,分别化装成赶集农民和机关职员模样,以去银行兑钱、汇款和拜访亲友为名,趁早晨农民进城时混进古田县城内,并带进暗存于雨伞、赶集购物的麻袋里的8支短枪和4颗手榴弹。

      3日下午4时50分,黄扆禹等人按事先约定方案来到古田县银行内,詹开达、詹海水负责在古田街放哨。

      恰遇防空警报响了起来(当时日军飞机常轰炸古田,古田县城设有警报台)。银行警卫听到警报声,立即关上大门,只留小门出入,由2个门警守护。沈宗文、江作字、黄垂明、陈鼎坤4人急步上前,靠近2个门警,假装向门卫询问厕所位置,趁门卫不备,抱住他们,夺了枪枝,将其捆绑后关在一间小屋内,换成自己人站岗。随后,黄扆禹指挥大家迅速行动。刘捷生立即拆断银行电话线,张翼、杨人屏、詹开达、黄春生等把守小门严密警戒。黄扆禹、刘捷生等将银行职员全部关进一个房间里由专人看管,然后命令银行经理交出帐簿和铁柜钥匙。起先经理不交钥匙,革命同志用长20厘米、宽5厘米的割纸刀将其手臂划伤,经理这才交出钥匙。由于银行法币较多,革命同志只带了两个麻袋,不足以装下所有法币,因此又去街上买了两个,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游击队共缴获了古田银行内的105万元法币及所有护行的枪支弹药,并安排车辆与人员及时运出了古田县城,于当晚11时顺利运回闽清伴岭特委机关。

      当革命同志到达伴岭后,我划着竹排将革命同志送到山上。11月3日向古田银行强行“借款”获得成功后,国民党古田县政府立即向省保安司令部报告,并于当晚派古田县保安队长陈作成和闽清县保安队长曹光端带领两县保安队跟踪追赶。中共闽东特委机关得到情报并分析了敌情后,马上组织游击队和部分革命群众迅速转移到伴岭附近山上。当晚敌人扑了空,但没有走,仍然留在伴岭村,并叫嚷着要捣毁伴岭“共匪”根据地。4日清晨,革命群众詹太绸、詹大妹,因当晚来不及转移,被埋伏在伴岭寨里的敌兵抓走,并被关进古田县监狱里,受尽严刑拷打。詹太绸于次年二三月即被古田县监狱兵折磨致死。

      同日,古田、闽清两县保安队到三五田詹开旗家进行搜查。詹开旗妻子刚过世不久,棺材仍“丁”在屋后厅。保安队以为棺材里面藏有枪枝武器,便把棺材撬开;开棺后,见毫无所获,又惨无人道地将棺材连同遗体扔进房前的水田里。

      事发后不久,国民党原想将伴岭村所有人清剿,后国民党军长詹保挺(白樟下炉村人)指示“不准剿乡,只准剿匪”。当晚古田和闽清两县保安队长带领两县保安队七八十人对伴岭山进行拉网式搜捕,并贴出布告要求村民在一个礼拜内交出詹求来、詹海水,否则全村村民要杀头,但村民并没有交出这两人。

      在山上躲了几天,革命同志米粒未进,在躲藏几天后一个晚上9点,革命同志下山去后洋村前洋自然村村民处要点食物吃,不幸被保长张洋洲发现举报,詹海水、张雷州被抓。   

      11月16日夜,古田县保安队长陈作成伙同当地保长陈作楼,带领三四十个保安队兵又一次包围伴岭村。詹太再机智地脱险,但詹太宜、詹开初、张德育等3个群众被捕,并被押进古田县监狱。詹开初、张德育2人不到半年时间就在古田县监狱被折磨致死。詹太宜和先前被捕的詹大妹后被押送到福州监禁,直到1946年春国共和谈时始放出狱。

      1945年2月,国民党第七十军某营营长林光又带领一批匪兵到伴岭,把詹开旗和他的小女儿嫩子以及詹其祥抓去,关押在古田县局下监狱;不久,又派匪兵烧了詹开旗的房子。詹开旗在狱中受尽酷刑折磨,宁死不屈,后因伤势严重被保外就医。他回到伴岭村,看到房屋已被烧毁,而且随时都有被重新关进监牢的危险,于是又拖着重病之躯、带着嫩子躲到南平一带,不久因伤势严重恶化而含恨客死异乡。

      在这几轮的搜捕中,前后共有十几名革命同志被国民党抓捕。

      此次行动获取的105万法币全部上交给省委,省委对中共闽东特委此次行动给予高度的赞扬。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我将发动机、枪和电台上交到2区公社。土改后,我任土改所干部,当时实行供给制,我每月工资4元,米46斤,冬夏衣服各两套。后实行包干制,工资变为13元。1985年我被评为五老人员。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