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清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闽清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麟 洞 惨 案
  • 2014-12-17 来源:闽清县委党史室 作者:
  •  

    麟洞革命老区村

    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正沿着夺取全国胜利的方向迅猛前进。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然而,就在这胜利在望的时刻,闽清地下党组织和游击武装却受到一次惨重打击。

      1948年3月15日,中共闽清县委在梧桐顶召开第二次干部扩大会议。会议回顾总结前段工作,研究部署进一步发展组织,扩大武装,发动群众开展抗丁、抗粮斗争及筹集经费等问题。原定会期两天,16日下午已有部分同志返回。然而就在16日,被国民党闽清特务组织买通而混进革命队伍的坏分子张章太、黄吓八却向国民党闽清县反动当局告密。

      16日晚,张章太、黄吓八带着闽清县清剿组副组长(即县便衣队副队长)游作浦、玉文镇长池毓芳、六都警察所长王子庆等30多人包围麟洞联络员黄振琛家。在敌人的威胁下,黄振琛动摇叛变。先是中共闽清县委委员、武工队长刘志德被诱骗杀害,随同刘志德的县委武工队员蔡谋建被抓,坏分子黄吓八在刽子手王子庆的授意下竟用斧头残忍地砍下刘志德的头颅挂在蔡谋建脖子上;接着黄振琛又带敌人上梧桐顶土堡寨,骗开寨门,中共闽永尤南古中心县委委员陈世明、中共尤溪县委书记廖怀玉、中共闽清县委一都区委书记蔡兆源及黄嫩嫩、陈国正等人遭抓捕,并被搜去部分地下党员名单。敌人连夜把陈世明等人带到玉文镇公所进行关押审讯。次日天亮,为威吓群众,刽子手王子庆又令手下将刘志德的头颅挂在六都湖头街电话线杆上搞“示众”。

      麟洞惨案后,国民党闽清县反动当局对闽清人民进一步实行镇压。敌人按所获名单展开大搜捕,到处张贴“通缉犯”名单和“自首”告示。先后有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72人被逮捕、传讯和迫害。3月23日,省立闽清中学高中部党支部负责人陈璋、陈书友被捕。黄世杰、刘希明、邓禹禾等地下党员因及时得到消息即出走福州、闽北、广东等地才幸免于难。刘忠瑶、郑一惠机智脱险后,前往南平向省委汇报。白色恐怖一时笼罩着闽清上空。

      3月18日,陈世明等被押送到闽清县城监狱,受到非人的刑讯逼供。28日,陈世明等人及陈璋、陈书友被转送到福州保安司令部军法科监狱。在狱中,陈世明等立场坚定,义正辞严,向在押的难友宣传革命形势,带领大家高唱《国际歌》、《你是灯塔》等革命歌曲,并组织绝食斗争。国民党福州高等特种刑事法庭找不到更多的“证据”,最后以所谓“共同预谋以非法方法变更国宪颠覆政府罪”,对陈世明、廖怀玉各判有期徒刑六年,褫夺公权五年;陈璋、陈书友各判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褫夺公权二年。同年8月,蔡谋建、黄嫩嫩经闽清莲宅联络总站林庭礼、林宜典等人设法“保释”出狱。蔡兆源则被解送往南京监狱,于1948年底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南京雨花台。陈世明、廖怀玉、陈国正、陈璋、陈书友等人直到1949年3月30日国共和平谈判时才被释放出狱。陈国正出狱后又回尤溪参加革命工作,不幸于同年11月被闽清十一都匪特黄勤安杀害。

      麟洞惨案给闽清革命事业造成重大损失,教训极其深刻。其原因主要有:当时地下党的个别领导革命警惕性不高,单凭一股革命热情,急于扩大武装队伍及解决山头生活困难等问题,因而给不纯分子以可乘之机。此外,国民党反动当局及其特务分子对革命怀有刻骨仇恨,他们无孔不入,处心积虑地破坏革命,千方百计地腐蚀拉拢混进革命队伍中的不坚定分子。革命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和危险性是客观存在的,有时甚至是激烈的。

       

      (注:文中的“麟洞”是解放前之称,解放后“麟洞村”写成“林洞村”。)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