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罗源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日军在罗的罪行及其制造的惨案纪实
  • 2015-01-19 来源:罗源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罗源是“二战”时期革命老根据地。地处我国东部海防前线,和我省省会福州近邻,与连江,宁德等沿海县份毗连。福州、连江等地有事,罗源自被牵动。抗战时期,日军为了实施对华南沿诲地区军事、经济的封锁,先后于1941年4月、1944年9月两次攻占福州、连江,两地沦陷无不危及罗源。与此同时,日本海军舰艇,也驶进了和罗源只一山之隔的三都沃港口,控制着罗源湾。侵略者的魔爪不断地伸向了罗源,罗源便成为抗日前线阵地。

      1939年至1944年,日机先后七次轰炸扫射了我县的城关西门、新亭、皇万、港头、凤坂等地,炸死炸伤我无辜群众三十一人,其中妇女十二人。城关的吴软软父子及皇万的陈善善、陈黄氏等被日机炸得手脚分离,肚皮破裂、肠流满地,惨状目不忍睹。炸毁桥梁一座、民房两座。1944年10月初,福州第二次沦陷,国民党守军第一百军主力75师退守罗源。同年11月,我闽海抗日游击队配合75师一部,在连江山岗伏击日寇,打死日军指挥官原田大佐等官兵多人,挫败了日军进袭罗源的企图。

      1945年,日寇在太平洋各地受挫。敌人为了缩短战线,驻守福州的日军二十三混成旅团,由旅团长长岭喜一率领,于1945年5月18日撤出福州,沿闽东陆路向浙江转移。途经连江、罗源等县,日本侵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罗源人民深受其害。5月20日,日寇到达罗源,在罗驻足虽仅一周多,但残暴肆虐,制造惨案,对罗源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其具体暴行有:

      一、大举烧杀,制造惨案。他们把群众当活靶子打。应德、桂林等村就有曾承成等五人被当活靶子打死。松山歧前、歧后等村群众郑永淦、倪育段等十多人,为躲敌人追捕,准备乘船向海上逃走,被日军开枪打死在船中。吕洞、泥田等村村民董贱弟,郑波波等人,听闻日寇入村,便往山上躲,被日军发现开枪打成重伤。日军不但见人就开枪,把人当靶子打,而且肆意放火烧房,所到之处,火光冲天,鸡犬绝声。起步村柯木桂被关在屋里活活烧死。起步、兰田、长治、护国、朝格、坑里、中房迭石等村先后被烧房屋四十余座,五百多间。仅迭石一个村就被烧二十多座房屋,整条热闹街道变为一片废墟。

      二、大发兽性,到处奸淫蹂躏妇女。仅城关及附近村庄被轮奸摧残致死的就有十余人,南郊保妇女李钗金逃往山中躲避时,被日寇抓去轮奸致死,躯体一丝不挂。凤山镇宅前里妇女陈林氏因强奸不从,遭日寇杀害。另外在南门烧灰作坊墙边、城内米行下及起步后里山等处均有发现被害女尸。被强奸的人更多,老至五、六十岁的老太婆,少至十五、六岁少女。迭石村妇女黄水梅5月25日被日寇掳至半天观,敌欲行强奸,挣扎不从,与之搏斗,臀部被刺一刀。

      三、大肆抢掠财物。宰杀禽畜,捣毁生产、生活器具、糟踏物资。日军一入境,即三五成群,到处破门撬户,搜抢金银首饰,现钞古玩,衣服细囊,宰杀家禽家畜,捣毁群众锅灶、橱框,糟踏粮食。铁蹄所至十室九空。如城关居民陈承乾、陈承群等几户人家,不但房子、桌椅被打砸,首饰细软被抢,连多年珍藏的玉杯玉器、檀香炉以及古玩也被洗劫一空。劫后他们家里一片狼藉。日军从商店抢来吃剩和被糟踏的糕饼、京杂食品,从群众家里掠来猪牛鸡鸭宰杀后的皮毛头及脚翅、内脏等杂物,四外乱抛,甚至把牲畜内脏藏在群众被窝和衣橱里。蔬散回城时这些内脏等杂物已腐烂发臭,臭气袭人,使人恶心。又如城关酒店老板廖宝裕的酒库,日军进城后就把整个酒库砸得稀烂,把盛装米酒的坛坛罐罐的上半截打掉,—群群日寇围坐在一起,用米酒当洗脚水洗脚。有的甚至把大小便拉在群众的米缸、粮食里和盛食物的罐桶中,其糟踏食物的行为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四、强拉民夫充苦役,胁迫青少年随从,为其壮胆掩护,避免我军追击。日寇在罗期间先后被抓去充当民夫苦役的有一百多人,大部在途中被折磨拖累至死,有的被活活打死刺死,不少人还暴尸荒野路旁,无人收埋,有的失踪。只有几十个人冒着生命危险逃脱虎口,带着累累伤痕行乞逃回。如凤山镇城关小学学生郑恩中,年仅15岁,在日寇窜犯罗源时,其父子两流散到郊外桂林亲戚家躲避,不幸被日军抓捕充作挑夫。其父因年老体弱经不起长途拔涉与饥寒劳累,行至福安下白石时实在走不动了,便被日寇用刺刀活活刺死在途中。他眼见其父惨遭杀害而不敢哭叫一声,忍痛前行,后来好不容易乘敌不备才逃出虎口,留下了他这个独苗。

      5月24日,日军侵犯长治村,进行烧杀抢掠。村民郑灿成的房子被日寇放火焚烧,回来灭火被日本兵掳去充当夫役,途中因忍受不了日军的鞭挞折磨逃跑,当场被日寇开枪打死在路旁,暴尸荒野无人收埋。乾元小学校长郑鸿熙,五十多岁.被无辜地作为“抗日教员盟军间谍”的嫌疑犯而拘禁。基督教会牧师倪鼎新也不幸被日军抓去。他们两一起抬扛—担食物。连夜冒雨随队行军。他们平时轻装行走都感困难,何况此时扛着重担急行。—路上不时遭鞭挞,跌倒时日寇用抢托砸打拳脚交加,他们被打得遍体鳞伤。夜晚宿营睡在地上,饥寒交迫,倍受摧残。一天,行至霞浦时遇国民党80师军队的追击,才乘机逃脱。—路行乞回罗。7月4日到家时,已成为伤痕累累的伤残之人。

      风山镇成德保少女叶细抹,年仅1 5岁,被日寇抓获后先遭奸污,复又充夫役,—直被带到浙江平阳才脱险,逃回时,她已遍体鳞伤,神志失常。

      罗源陷敌时间虽短,而损失不亚于长沦陷区。日寇残暴肆虐,惨绝人寰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惨案。从1945年5月20日至月底止,全县被侵占骚扰地区达三十多个村镇,被杀害7 2人,重伤30多人,失踪20多人。受损失户数7951户,商店98家,政府机关团体45个,被毁渔船70艘。货船15艘,,被烧、被炸房子四十七座五百多间。被宰牲畜、幼畜几百头,以及各种物品金银财宝、文物器皿等。共损失金额达22,486.62元(单位国币)。罗源被洗劫情况,:正如19 4 5年《罗源青年》三日刊一百四十五期刊载的《劫后的罗源》报道中所写的:此次闽海溃敌,流窜过境,虽只六、七天,而敌人所有的暴行,都一一实演过。因此损失之巨不少于敌人(日寇)久占的地方。这是因人占领区中,为缓和当地民众抗敌的空气,求自身的安全不能不装出假仁假义的假面具,到他窜之时,根本无所顾忌,安得不暴露兽性,为所欲为。所以此次损失成为吾罗空前的浩劫。就私人损失者,自房屋被焚,被掳充夫役而死途中,被奸被杀,挨家挨户洗劫,毁坏财物,使整个罗源的经济陷于窘境……”。日军过境之后,罗源又鼠疫流行,日冠罪行,罄竹难书。

      日寇在罗制造的种种暴行,激起了我军的反抗。20日上午,当日军从城西白塔村向罗源进犯时,即遭到我军民的猛烈阻击,打死打伤部份日军。接着我闽海抗日游击队可门大队,在飞鸾、泥田、松山等地阻击,伏击了日寇,掩护了群众安全撤离,打死打伤日寇十多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和二艘敌船及一批军用物资。另在日军途经起步、沈厝和中房迭石筹地,进行烧杀搜抢、奸淫妇女时,被怒不可遏的群众,也打死了七八人。这些都表观了我军民同仇敌忾的斗争精。

      资料来源:

          1、国民党政府关于《日军在罗罪行调查》档案文件4 6件,存县档案馆(1 9 4 5年5月一1 9 4 6年9月)。

          2、《罗源县》百年大事记。

          3、郑鸿禧、郑锡祯、叶聿琨、陈秀恒、陈承群等二十多位受害者,目击者座谈回忆材料。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