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罗源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红军医院
  • 2015-01-19 来源:罗源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1934年,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冲破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将寻淮洲、粟裕等领导的红七军团改组为北上抗日先遣队,由赣入闽,以这一强劲的行动吸引、调动和牵制—部分围剿中央苏区的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主力实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战略转移。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经长汀、永安县境,打下大田,进入闽中,攻占水口,袭击福州,转战闽东。先遣队在桃源与敌人八十七师发生遭遇战后,伤员增加到七、八百人,大部分伤员由干部、战士抬着走,部队行动非常艰难,迫切需要—个地方把伤员安置下来,卸下包袱,减轻部队拖累。先遣队经过连江潘渡,进入罗源山区的梅洋、百丈、凤坂一带时,在随军做地方工作的福州市委委员孟平同志的引见下,军团首长在百丈村先后接见了连罗党、政、军领导人叶如针、杨采衡、张瑞财和福安来的闽东独立团任铁锋同志(闽东特委委员、军事部长),听取了汇报。同意地方党提出的解放罗源城,打通宁德、连江等几块小游击区之间的联系。给地方补充武器、提供干部,以及接收安置伤病员的要求。8月14日,先遣队在连罗地方武装的紧密配合下,—举解放了罗源城。罗源城的解放为接收安置先遣队伤病员提供了条件。

      连罗中心县委为了保证先遣队伤病员安全顺利到达被安置的地点,先后派连罗地区工农红军第十三独立团参谋长杨采衡、连罗团县委书记陈云飞和罗源石别区苏维埃主席林瑞瑞,带领战士去专程接送。五百多名伤病员分三批分别从桃源、北岭、陀市、潘渡和梅洋、长基经丹阳往连罗交界长龙根据地(即山头面);另一批则是在罗源城解放的当天由罗源凤坂送往山头面和罗源乘船送往巽屿。这些伤员除大部分绕道罗源巽屿送到连江的下宫、鹤屿、颜岐、下屿外,余尽二百名则留在罗源巽北(巽屿、北山)一带。

      罗源城解放后,罗源守敌(包括省保安团和海军陆战队)有的在战斗中被消灭了,有的在战斗中和后来的全城搜索中被俘虏了。有的则在公审后被枪决了,震慑了敌人,人心更加向着共产党。罗源县城附近除拥有一定反动实力(民团和大刀会)的大获乡外,其余村庄社会都比较安定。连罗中心县委为使罗源新办的红军医院能与连江下宫总院连成一片,便于互相照顾,决定选择革命基础比较好的巽屿、北山、外洋三个基点村(乡)设立三所红军医院分院。北山分院设在大王宫,接收伤员六、七十人;外洋分院设在瑞云寺,伤员五、六十人;巽屿伤员分住在群众厝,约六、七十人。还有一部分伤病员住在巽屿地主林观章药店。

      罗源人民过去倍受官府、地霸的欺压与盘剥。他们对为人民解除痛苦的人民自己的军队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倍加怜爱,巽北一带群众听说自己的家乡要办医院,安置红军伤病员,为自己能为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做些贡献而感到光荣。他们自发筹集经费,献工献料,自己动手把大王宫和瑞云寺修建成二处讲究实用的红军医院。病号里放置着几十副用木板或软卷铺、稻草垫的简易病床,安置在巽屿的伤员则全部分住在群众厝或祖厝大厅或住房楼上。

      罗源县城解放后,在城关几家药铺筹集到了—批药品和医疗器械,为伤员的医疗和护理提供了基础条件。下宫办事处和下宫医院也经常从药械和人员方面给予大力文持。下宫办事处负责采购药品等物资的林—标同志(罗源人)常带着从土豪处没收来的鸦片土运到福州去, 卖给挪威人开办的洋行,而后用卖鸦片的钱到唐宁街一家“×西”的大药铺买回药品。为避免国民党在半路上搜查截劫,这些药品都经过精心的伪装,巧妙地从水路运回到下宫办事处(也称供给处)由管理员陈国正再分发给各个医院。

      罗源三所医院毕竟是新设立的,比不上下宫医院。连江下宫医院原是连罗地方工农红军为配合斗争需要而创办的,创办时间长、基础好。而罗源医院仅为接纳先遣队伤病员而匆忙筹办起来的,不仅设备较差,而且医护人员和病员给养都比不上下宫医院,好在先遣队重伤员大多住在下宫医院。罗源医院住的大半是轻伤员,罗源医院的医生除先遣队留下的几个卫生员和解放罗源城时俘虏来的数个敌方医生外,大多是请当地的乡医、土医。巽屿药店的林观章医生算是比较高明的一个。这些医生对伤病员的伤病除用西药外,也经常使用青草药治疗,疗效颇高。群众说是土法上马,救死扶伤。同时,连江下宫医院还经常派主治医生翟一赠等前来巡诊治疗。罗源医院的护理人员多半是请来的当地妇女积极分子,她们除搞护理外,还经常帮助伤病员洗衣服。那个林一标同志既是药品采购员也是很好的男看护。连江坑园乡来支援的两名女看护员工作积极肯干,不幸在一次往返途中遭国民党枪杀。伤病员的生活给养主要来源有四个:一靠当地苏维埃政府筹送;二靠当地群众自发募集;三、定期向私人商船征税;四、从打土豪劣绅没收的财物中提取。为了使伤员早日康复,许多群众还经常送粮食、送鱼、肉、禽、蛋等滋补品慰劳伤病员。有的还送鞋、毛巾等日常用品。伤员们感激地说:“乡亲们待我们这样好,我们只有在重返前线后多打敌人,来报答你们的一片爱护之情。”

      在当地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关怀与领导下,在当地群众的爱护和支持下,在医护人员的精心医治与护理下,许多伤员伤愈出院了。他们有的参加到党领导的山区地下革命斗争中去,发动群众,开展“五抗”斗争。有的参加到连罗地区工农红军第十三独立团,配合赤卫队,到处打击敌人,打“民团”、打“大刀会”、打土豪劣绅有两个在巽屿、北山伤愈康复的伤员想归队,北山苏维埃政府派叶在修同志护送,路经大获上杭村时,被大刀会发现追赶,叶在修同志为掩护伤员安全转移,不幸被捕,在下杭榕树下连罗界牌处惨遭杀害。先遣队伤病员多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战士,他们康复后除苏国民同志参加我中房区委工作外,大部分都充实到连罗第十三独立团,使独立团军事素质大大提高,战斗力大大加强。如打塔里民团、打大获民团、大刀会时,都打得很出色,取得很大成绩。大获民团、大刀会、王子会三股反动武装力量串通一气,拥有近千人。我曾三次进袭,皆未能攻下。第四次打大获时,十三独立团领导魏耿、杨采衡、杨挺英等同志主先遣队伤员团长冯品太等在北山孙眉厝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冯品太同志建议兵分二路,—路由独立团和赤卫队埋伏在大获村前,正面诱敌和阻击败退的敌人;另一路由冯品太带领,由治愈的先遣队伤员组成的一个连。每四人为—个小组,每人配备二支长枪、四颗手榴弹、二把标枪。从村后主攻,待敌人溃退时,独立团和赤卫队再从村前发动攻击,前后夹攻,终于打垮了敌人,取得了第四次打大获的全胜。先遣队干部、十三团政治部主任鲁国跃同志在打透堡战役中,身先士卒率队攻下高山碉堡后在对徐山敌碉堡喊话招降时,不幸中弹牺牲,为革命做出了贡献。

      闽东党根据先遣队“地方红军力量要集中”的建议,由叶飞同志主持召开了庄里会议。决定将连罗十三独立团与福安独立团合编,在宁德支提寺成立了闽东独立师。原独立十三团排以上的指挥员、政工人员多数是先遣队留下来的治愈的伤病员。其中冯品太担任独立十三团整编后的团长,闽东独立师成立时,冯品太又担任了第一任师长、独立师二团团长、独立十三团政治处正副主任鲁国耀、吴望水也是先遣队留下的伤员干部,由于先遣队留下治愈的伤员参加到我地方武装中来,使我地方武装军事素质和战斗力大大提高了。从此,闽东地区的游击战争更加蓬勃地开展起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