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罗源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攻克凤城 威震闽东
  • 记1934年我地方武装配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解放罗源城的前前后后
  • 2015-01-19 来源:罗源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

      罗源县原属侯官(今连江、罗源及闽侯一部份),建县于五代,简称“凤城”,地处闽东,面海背山,有金钟山、笔架山,二大山系为天然屏障,地势险要,是省城福州通往闽东的交通要道,气候温和,人民勤劳,原是个富庶的鱼米之乡。可是,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下,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使罗源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日趋尖锐。早在1930年2月,连罗地区共产党员杨而菖、张瑞财、叶顺年等同志就在这里点燃了革命火种,建立地下组织,开展活动。到1933年,革命从秘密转向公开。先后在罗源建立了七十多个乡、村苏维埃政府,开展了分田土改和武装斗争,消灭了迹头,凤坂、塔里、飞竹等地民团,革命烈火越烧越旺。反动政府极度恐慌,急忙派了伪团长出身的徐振芳为县长兼罗源“剿共”总指挥,同时还增派了伪省保安团、海军陆战队等反动武装,对革命人民进行血腥镇压,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一直在进行着。

      1934年7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冲破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围剿”,决定将寻淮洲、粟裕等领导的红七军团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队,由赣入闽,以这一行动威胁国民党统治的腹心地区,牵制和调动—部份“围剿”中央苏区的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主力即将实行的战略转移。

      8月上旬。红七军团先转战闽北,沿途攻克了尤溪、古田等许多重镇,直下福州,在北岭与敌87师王敬玖部队发生遭遇战后,即挥师闽东,路过罗源,在地方党和武装力量的配合下,一举歼灭了罗源守敌一千多人,解放了罗源城。这犹如在反动派身上插了一刀,大大震动了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他们慌忙派省政府委员林知渊乘飞机飞临罗源“视察”。《福建民报》、《江声报》也连篇累牍报道:“敌我战事重心在连、罗间”“ 红军攻破罗源城……”等等。

      罗源城解放。不仅打通了宁德、连江等地几块小游击区之间的联系,而且清算了沾满罗源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伪县长徐振芳等七人的罪行,把他们送上了断头台斩首示众,刹下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同时,筹集了经费、药品,补充了给养、安置了伤病员,为红军北上抗日创造了条件。由于红七军团的英勇行动和战斗胜利的影响,闽东游击区上百万人民更坚决地起来斗争,苏区日益扩大,人民武装力量日益壮大,革命烈火以燎原之势燃遍全闽东。

      (二)

      一九三四年八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沿闽江直下福州,向闽东挺进的消息在连江、罗源各地传开了。人民群众兴高采烈,奔走相告,盼望红军早些到来,让自己配合红军投入战斗,解放罗源城,拔除“剿共”指挥部这个顽固钉子,清算他们的罪行。游击队战士情绪更高,他们整天唱着:

      反动政府恶军阀,它是工农死对头。

      枪有刀有在我手,上阵杀敌是时候。

      一战百战气不消,

      杀!杀!杀!

      杀得白匪血横流,

      为革命胜利,为解放自由。 

      这时,驻守在罗源城的反动派闻风丧胆,坐立不安,一方面慌忙派人到停泊在迹头海面的海军测量舰向伪省府发电告急,一方面龟缩城里实行紧急戒严。

      8月9日,红军先遣队在福州北岭、桃源地区与敌8 9师发生遭遇战,连罗十三独立团即派陈云飞同志带—个连前往参战。随后,随红七军团做地方工作的福州中心市委孟平同志分别给连罗中心县委和十三独立团送来了信,要求配合做好群众的宣传、动员工作,并要求派人到罗源百丈村面授机宜。十三独立团接信后,即派参谋长杨采衡同志与从福安来的闽东独立团柳团长(有说是潘伯成团长)一道前往军团部。军团部设在百丈村陈仁书大院里,到达时,却由孟平同志引见党中央代表曾洪易、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等同志。在这之前,军团首长还会见了连罗中心县委书记叶如针、委员张瑞财、三区游击队指导员林灿灿、队长林忠忠等同志。会见时,军团首长详尽地了解了敌我双方情况和群众情绪,满足了地方党、政、军提出的解放罗源城和补充给地方部份枪枝弹药及提供干部等要求。同时作了战斗部署,要求福安来的闽东独立团同志赶回去,作好配合红七军团北上的战斗准备。布置连罗十三独立团在丹阳附近阻击尾随红七军团的敌4 9师伍诚仁部并做好伤病员的接收安置工作。军团长寻淮洲同志还亲自用战术图给地方同志生动地讲解各种情况下,如何灵活地运用“化整为零”、“化零为整”、“声东击西”和十六字诀等游击战术。这次会见给地方同志感受很深,鼓舞极大。

      8月12日,连罗十三独立团从军团部接受任务后,即在北际村召开紧急会议,进行了战斗动员和部署,会后战前的准备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着。先遣队的先头部队在粟裕参谋长的率领下,连夜挺进到凤坂与罗源独立营和三区赤卫队会师,随即由独立团带队开到罗源城西十华里白塔村住下,指挥部设在下连村。他们派出四个机警精干的侦察兵,与游击队侦察员一起,化装成乡下农民混入城里,一部份隐藏在城内马房弼(原满清政府旧军械库内)作内线联络,待机配合;另一部份同志走街串巷进行侦察,察明了城内驻有敌省保安11团一个营,  (三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个特务连,海军陆战队第十一旅一个连以及县警备队、民团等。他们驻守在大、小西门二个连和二个机枪排;南门二个排,东门一个排;海军陆战队、警备队和—个机枪排在北门和北门山上;县政府、敌营部和民团总部均在城北山下等兵力分布情况。并观察了整个凤城,城垣坚固,北面临山,东、南、西三面地势平坦,街区东西长、南北窄,有五道城门,均有城楼。东门外地势开阔,南门外不远处是大山,—条小溪自西南向东顺着城墙流去,溪水不深可徒涉;西门外地势开阔、距城一华里有西门宫,左侧一华里是棋盘山与西门宫隔溪相望,互为犄角,城北是梅峰山,城墙越岭面过,北门在高山右侧,城外多是山地,地形极为险要。侦察的同志把所有兵力、地形都掌握得了如指掌,给我们攻城部署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情报。与此同时,附近苏区的贫农团、赤卫队在地方党和苏维埃政府领导下也动员起来。青年人上山砍毛竹,赶制攻城的竹梯和担架;妇女编织草鞋;老年人通宵达旦地给红军准备攻城的火把。苏区各村都在薯砻谷舂米,宰猪杀羊,为先遣队准备好吃的和用的,—切都准备停当了。

      8月13日下午,红军先遣队获得情报后,在白塔村召开了罗源独立营、各乡赤卫队等领导人参加的作战会议,决定当晚攻打罗源城,布置了罗源独立营、赤卫队负责攻打东门,得手后从城内向北门前进;红军先遣队负责攻打南门和大小西门,其中:一个营攻打小西门,占领城北高地梅蜂蛉;—个营攻打大西门,占领街心古塔附近;一个团攻打南门,将敌东、西拦腰切断。直捣县政府打掉敌指挥机关。东西门为佯攻,掩护我主力从南门突破,使东西之敌腹背挨打。并令连罗红军第十三独立团迅速集结队伍,务于14日上午进城接管。

      是夜,在参谋长粟裕同志的指挥下,我军分三路趁夜黑开向凤城各预定地点。22时许,各队均到达预定位置。进攻西门的部队由赤卫队黄锦锦梯队长带往,在西门宫一带展开,向大小西门接近:进攻南门的部队在棋盘山以东展开,负责先期登城的一个连从城门左侧涉溪抵进城墙,搭好梯子,作好登城准备,独立营、赤卫队埋伏在东门外溪边土堤上。零时三十分西门首先打响,紧接着东门也打响,南门我军立即登城,冲进城楼,解决了敌人一个排,打开城门,我军即点燃火把,冲进城内,东西门见南门火起,亦加紧攻城。守西门的敌特务连在我内外夹击下,被我冲垮。继南门之后,东门、西门也都登城成功,敌人腹背受击,无心恋战,纷纷投降。我们大队人马潮涌进城,熊熊燃烧的火把和红旗把整个罗源城映得通红。胜利的欢呼声响彻夜空。战斗不到两个钟头就胜利结束了。共歼敌一千多名,缴获步马枪、自动步枪、轻重机枪几百枝和无数弹药装备。

      8月14日,独立营和先遣队联系后,即派区赤卫队总队长叶扶齐同志带领队员十人和独立营战土十多人组成搜索队,设立检查站,防止敌人破坏活动。同时,打开监狱营救了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和无辜 群众四十多人。搜索队在群众的协助下,共抓到县长徐振芳等反革  命分子四十多人。其中包括保安队的营、连、排长、看守所长、警备队长和伪承审员老婆“胭脂虎”。

      徐振芳年近五十,来罗源后策划了多次反革命“大围剿”,到处搜捕区乡干部、游击队战士及同情革命的群众。据统计:1932年至1934年的二年多时间里就杀害了革命群众三百多人,烧毁民房千余座,仅在城关被杀头示众的就有三十三人。应德乡游击队员林团团被剖腹挖心、惨不忍睹。徐振芳自知血债累累、罪责难逃:连夜溜进井巷居民林五蛋家躲藏,当我搜索队查到五蛋家时,发现军装,在五蛋嫂暗示下,机警地闯上矮楼,逼得徐乖乖缴械、举手投降。接着,敌警备队长潘队长、廖科长和那个被称为“胭脂虎”的江承审员老婆等也被押来了。随后在西门奶宫分别进行审问。

      下午,先遣队收发处用银元兑换回红军战士购买商品的苏区纸币,安置好伤病员以及交接战俘、收缴的武器后,在全城人民群众的欢送下,撤离罗源,继续向宁德挺进。

      8月15日,连罗十三独立团进城后。与中心县委密切配合。独立营、赤卫队一面继续处理善后工作,一面组织宣传员上街刷标语、散发《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在塔兜观音亭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政治主张及红  军北上抗日的意义,特别是三区苏维埃妇女主席、妇女卜壳枪队队长潘美容同志的演讲给群众留下较深印象。

      下午,连罗中心县委书记叶如针同志带领独立营战士二十多人押着七名罪犯在大街中心召开公审大会,发动群众进行诉苦,—个个苦主怀着深仇大恨,挥泪控诉他们的罪行,最后叶如针同志根据群众意见,郑重宣布县长徐振芳、敌警备队长潘方杰,敌指导员杜天弟、看守所看守长付××、科长廖立藩、法警吴迟和奸商陈吓生等七名罪犯死刑,先后绑赴刑场枪决。

      县长徐振芳罪恶滔天,恶贯满盈,群众恨之入骨,被斩首分尸。

      当时,群众还编了一诗:“初四红军打进城,保安队兵败如山倒。徐县长学曹操法子,脱袍刺须狼狈逃,无奈何作恶太多,被斩首无处告饶……”。

      (三)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战略上担负着从东线牵制敌人,并通过沿途宣传和组织群众,号召全国人民团结抗日,枪口对外,反对内战的任务。因此,在解放罗源城后继续向宁德挺进。

      虽然我们占领县城的时间仅仅几天,可是,罗源城解放的意义和影响是深远的。

      首先,抗日先遣队胜利地解放罗源城的英勇行动和英雄业绩大大地鼓舞了闽东党、政、军、民的斗志,使全区人民认识到闽东的斗争不是独立的,是和全国的革命结合在一起。并从先遣队的身上看到革命的希望和胜利的信心。先遣队带来中央苏区的工作经验,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都有力地促进了全区苏维埃运动的蓬勃发展。红军攻克罗源后仅二个多月时间,罗源就在原来只有七十多个乡,村苏维埃政府的基础上迅速发展到一百七十多个乡村苏维埃政府。同时,还建立了小善、石别,河洋(中房)及巽北马透区苏维埃政府和县苏维埃政府。这些区都成立了区委组织。九月份成立了罗源县委。在我军事和政治攻势下,敌人内部也产生了分化瓦解,十月底,驻守罗源城的伪省保安六团—个连四十三个士兵,由连长吴德标率领,弃暗投明,打死敌连指导员,举行起义、投奔苏区。

      其次,罗源解放后,为先遣队伤病员筹集了一批药品和医疗器械在连罗沿海的下宫、鹤屿、北山、巽屿、外洋等村安置了五百多名伤病员,使部队卸下“包袱”,轻装上阵,向北挺进,完成从东线牵制敌人的任务。

      再次,先遣队解放罗源,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了地方武装和闽东独立师,大大提高了地方武装的战斗力。特别是,抗日先遣队留下数百名伤病员治愈后,都成了闽东独立师的骨干力量。粟裕同志后来回忆先遣队入闽东时写道:“先遣队过闽东,对闽东工作有很大意义,先遣队给闽东留下—批伤病员,成了以后闽东红军中的骨干,把中央苏区经验介绍给闽东党,这对以后闽东党的工作发展起了帮助作用。先遣队沿途打了胜仗,群众受到很大鼓励这也是帮助……”。

      因此,红军攻克凤城,不但震慑了这一带的敌人,也大大地鼓舞了游击区人民斗志,促进了闽东人民革命斗争新局面的到来。正如当时游击队战士唱的那样:

          乘红色风暴,

          把苏维埃旗帜插上每个城乡,

          缴了敌人武器,

          充实我们力量,

          推翻了反动统治,

          建立了人民政权。

          工农奋起闹革命。

          到处分田又分粮,

          人民江山无限好,

          共产党领导乐无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