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江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连江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震动福州与闽东地区的透堡农民暴动
  • 2014-12-02 来源: 作者:连委史
  •   1931年11月中旬,邓子恢指导透堡农民秋收斗争胜利后返回福州,市委改派张铁(市委军委秘书长)驻透堡协助连江党组织推动农民运动。在领导农民减租斗争的实践中,杨而菖等年轻的共产党员政治觉悟、领导艺术都有所提高,而广大农民也看到了团结的力量。为防止地主豪绅寻衅,党和农会决定要成立农民自卫队,以监视地主的活动,武装保卫减租果实。建立自卫队,打造武器需要一笔资金。农会决定由杨而菖出面向大地主杨兆记“借”到五百块银元。杨兆记摄于农会压力,只得照单交出大洋,农会连夜赶制了土炸弹、杖刀、梭标。第二天,手持杖刀和梭标,臂带红袖标的自卫队员在村里出现了,他们雄纠纠地在大街小巷巡逻。这样一来,贫苦农民群众的情绪更为高涨了。

      透堡以杨孝友、黄吉斋、杨青等“五虎六豹”为首的地主豪绅果然出手了,他们搜罗一批流氓打手及少数落后农民共二百余人拼凑“透堡民团”,向农夫会反攻打算。但看到农夫会人多势众,有所准备,不敢轻举妄动。11月12日夜里,“五虎六豹”之首杨孝友带着贴身团丁杨孝品偷偷地溜出村去,向外村地主求助。由于附近各村农民也在行动,地主们均感到“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对杨孝友的求助只能“爱莫能助”。搬不到救兵,杨孝友垂头丧气地回村了;但一到南门桥上,被农民自卫队逮个正着,杨孝品见势头不妙,拔腿溜走了。杨孝友被抓到农会总部——林氏祠堂讯问。“为什么去借枪杀我们?”“打死他,为透堡穷乡亲除去一只害虫!”自卫队员的吆喝声震得祠堂樑柱都发颤,杨孝友昔日的威风不见了,唯有叩头如捣蒜,苦苦哀求,由他儿子交出大洋420元取保后,农会同意释放他回家。

      当晚杨孝品逃脱后即去报讯。“五虎六豹”马上召集地主开会,集合团丁,搬出武器,并且杀猪喝酒,准备向自卫队大开杀戒,只是碍于自卫队戒备森严,首领杨孝友又被扣押,投鼠忌器,贸然不敢动手。

      杨孝友一进家门,即对恭候的“五虎六豹”口出狂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杨孝友非把这批穷鬼杀绝不可!”

      十一月十六日下半夜,乌云笼罩,漆黑一片,杨孝友、黄福成、杨青等“五虎六豹”为首,数百名团丁手执梭标,点燃火把,向农夫会冲杀过来。农夫会早有戒备。面对反动派的猖狂进攻,杨而菖等决定举行透堡农民暴动,以武装斗争保卫减租抗债斗争成果。

      上千名农民自卫队员在杨而菖率领下,在“打倒地主”!“打倒恶霸”!“活捉五虎六豹”!的一片怒吼声中迎面反击地主民团的进攻。双方人马在透堡直街(状元街)展开激烈的拼杀,刀对刀,杖对杖,有的扭打在一起,妇女们忙着为伤员包扎伤口。战斗一直进行到第二天上午八点钟左右,敌人溃退下去,但不甘心失败,团丁们纷纷爬上屋顶,揭瓦搬砖,瓦片、砖块象雨点般砸向自卫队,农民自卫队冲锋脚步被阻滞了,双方形成胶着状态。这一仗,农民自卫队伤两人,地主团丁受重伤八、九人。

      “五虎六豹”吃了败仗,慌忙召集地主头人开会,商讨对策。地主豪绅使出了“杀手锏”——利用封建宗族关系瓦解自卫队。十一月十七日下午,透堡黄姓、杨姓等大姓祠堂纷纷打开大门,点起明晃晃的蜡烛,请出祖宗牌位,摆上大鱼大肉的酒席,大街小巷响起了锣声,各姓团丁按“五虎六豹”口授的“旨意”,扯开嗓门大喊:“各位叔伯兄弟听好了,不要去打架了,族长请诸位到祠堂吃酒讲话,那一个敢加入农夫会去打架的开除出祠。”地主豪绅这一手果然毒辣,约三百多名农夫会员害怕“除姓出祠”,脱离了自己的队伍。与此同时,杨孝友带着几个家丁跑到附近的垄柄村,造谣惑众,许诺“参加打土匪(即参加消灭农夫会的行动),打一天一块银元,凭你吃喝,打死一个土匪奖银元三十块,被打死的赔好田五亩,安家费三百块银元……”,于是有二百多人受封建宗族拢络和金钱诱惑,带着梭标、杖刀,还带了几杆猎枪,跟着杨孝友加入民团队伍。

      “五虎六豹”看到农民自卫队力量削弱了,立即指挥团丁向透堡农夫会冲杀,杨而菖带着农民暴动队伍再次勇敢迎战,激烈的巷战进行了三天三夜,民团的人数在不断地增加,且酒足饭饱,而暴动队伍又饥又饿,不断在减员。杨而菖看到形势的严峻,与中共连江特支主要领导商量后决定向民团发起最后的冲锋,冲锋的队伍受到猎枪的猛烈射击,民团从四面八方围追堵截,一颗子弹击中共产党员、暴动骨干林顺妹,当场牺牲。林积崧左冲右突,被敌人乱刀砍死。暴动队伍在杨而菖率领下后撤至林氏宗祠,林孝海用身体顶住祠堂大门,掩护杨而菖等从后墙安全撤离,浑身上下被刺十八刀,躺在血泊中。

      天亮后,敌人追赶杨而菖一行不着,赶回村里大肆搜捕与行凶,白色恐怖笼罩全村。所有值钱的东西与棉被、粮食等被洗劫一空,许多农会会员的家属被关进杨氏宗祠,绑在厅柱上,勒令他(她)们交出丈夫和儿子。战斗中被抓去的农会主席林孝吉等七人被关进县衙大牢。共产党员郑冬松、自卫队员林细弟等7人被倒吊在樑柱上,用藤鞭上下抽打,以铁锤敲击膝盖,拷问他们:“谁是共产党?”“谁是领头人?”其中杨孝亮经不起拷打,供出“只要问郑冬松就知道谁是共产党。”“五虎六豹”叫打手烧红了熨斗,把郑冬松衣服扒光,讯问:“谁是共产党?共有几人?”郑冬松毫不迟疑地回答:“我是共产党员,再也没有了。”敌人把通红的熨斗沿他的脊背烙下去,“吱”的一声,一块块焦黑皮肉扯下来,郑冬松昏厥过去,敌人泼冷水醒后依旧毫无惧色。打手杨孝品暴跳着用针刺向郑冬松的眼睛,冬松又昏死过去,敌人还用醋调石灰擦他的眼睛,直到双目失明,一动不动,预料再也活不成了,叫他的亲属把“尸首”领回去。

      杨而菖带着劫后余生的暴动骨干25人撤到大仑山后,根据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指示,陈开球等13人隐蔽在马鼻附近村落,投亲靠友,开展秘密活动。杨而菖带着12名骨干到福州仓山泛船浦市委联络站,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陶铸代表市委发放毛巾、布鞋等慰问品,并由互济会出面把他们安排到车行、盐行、码头充当人力车夫等,一面休整,一面省吃俭用,谋生不忘革命,每人每天交1-4个铜板给党组织,购买武器,准备组织开展武装斗争的游击队伍。杨而菖则仍以卖饼为掩护,在福州与连江之间秘密来往联络。

      透堡暴动打响了闽东地区11个县份工农武装暴动的第一枪,它虽然失败,但震撼了福州和闽东地区。连罗各地豪绅地主惶恐不安,纷纷逃进省城福州。驻连江的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由一个营增加到一个团的兵力。大的集镇村庄效仿透堡,组织民团、大刀会、自卫团等地主武装,由当地地主豪绅首领充当头目,强化对人民的反动统治。但这场农民群众同地主反动势力的英勇搏斗使闽东的福安、福鼎、霞浦、宁德等县广大人民群众受到了鼓舞,革命的星星之火由连罗向宁德、福安等地迅速蔓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