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江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连江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一根竹节手杖的故事
  • 2014-12-02 来源: 作者:吴用耕
  •   

    1984年6月,年逾八旬的老红军杨采衡回到他阔别半个世纪的老苏区根据地连江县,这次他是专程从首都北京将一根邓老(邓子恢同志)送给革命老妈妈杨母的竹节手杖“完璧归赵”。且倾听杨老绘声绘色地讲述这根手杖的传奇故事吧……

       

      茅山拄杖

       

      这根竹手杖可有年头了,杨老小心翼翼地脱去杖包外套,手杖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曲柄,九节,外表细腻光滑,纹理有致,令人爱不释手。中华大地竹类甚繁,此杖为木竹。《海物异名记》载:“木竹灵寿木也。”班固著《汉书》云:“孔光年老,帝(汉文帝)赐灵寿竹杖,”即此竹。唐初著名诗人王勃著《竹谱》云:“宗生族茂,天长地久,万抵争盘,千株竞秀,”可谓竹之知音者。

          透过历史的风烟,新四军老战士杨采衡仅记得此杖的第一位主人乃茅山道士。这茅山在中国道教发展史上声名显赫,位居“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前列。茅山蜿蜒于江苏省句容县内,原名曲山,相传汉景帝时有关中人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来山修仙采药,为民治病,分文不取,因此改名茅山。全山原有道观八座,号称“三宫五观”,及万寿宫、万宁宫、万福宫、德佑观、仁祐观、玉晨观、乾元观、白云观。自南北朝至宋代,茅山派正一道与江西龙虎山天师符箓派正一道并行于世,是正一道主要道场之一。元以后,全真道在北方兴起,并传入茅山,形成三宫延续正一道统五观习传全真教义。

      这茅山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与中共领导的新四军颇有历史渊源。1938年夏,新四军开辟苏南抗日根据地,新四军政治部和司令部设在“万福宫”,叶挺、项英、陈毅、粟裕等新四军骁将均在茅山驻足。这根竹节手杖为万福宫道长佐足之器物。

      1938年4月间,新四军第一、二支队主力迅速挺进江南敌后抗战,成立了先遣支队,粟裕任先遣队司令员,归陈毅将军节制。粟裕决定新四军在南京附近打一仗,煞一煞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也给弥漫一时的“恐日症”消消毒,由陈毅坐镇茅山指挥。6月17日,韦岗战斗打响,击毁日军车5辆,打死日军土井少佐,梅林大尉以下官兵23人,缴获步枪22支,手枪2支,军刀2把,望远镜2个,军旗1面,日钞近万元。韦岗初战告捷,捷报传至茅山指挥部,陈毅正和道长下棋,一局未终,闻捷推枰而起,眉飞色舞,茅山道长顺手将手杖递给陈毅,陈毅拄杖沉思,微微颔首,遂朗声吟道:“故国旌旗到江南(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惊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这首诗神完气定,文采斐然,道长不禁击节赞叹,“将军本色乃诗人也”。

       

      淮安转杖

       

      陈毅在茅山道观拄杖吟诗,这首“韦岗初战”的七绝也被称作“拄杖诗”而闻名于新四军将士。道长欣然将手杖送与陈毅。陈毅也不推辞,拄杖下山,口中还念叨着苏东坡的“定风波”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转眼到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线形势有了重大变化,猖獗一时的侵华日军已成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但日寇并不甘心失败,困兽犹斗,妄图作最后的挣扎。日军大本营伙同南京汪伪政权调动日军万余人,伪军2万余人,气势汹汹地向我根据地扑来,搞所谓“清乡大扫荡”,企图消灭新四军主力队伍,但那无异于痴人说梦。此时经皖南事变后重组新四军军部,陈毅已升任新四军军长,曾经和陈毅一道坚持闽西,赣南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的邓子恢也升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新四军第4师政委,又兼任中共淮北区委书记,淮北军区政委。在陈毅军长、张云逸副军长的部署指挥下,邓子恢所在新四军第4师在淮南、淮北根据地不但粉碎了日伪军的“清乡”扫荡,还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向日伪展开强大的攻势。第4师主力5个团越过津浦铁路,在肖(县)、永(城)、宿(县)地区展开凌厉而猛烈的攻势,连战连捷。

      但就在部队捷报频传之际,邓子恢的小腿在等待警卫员牵马的刹那间不幸被一块滚动的山石砸中,虽经军野战医院疗伤,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陈毅军长刚接到中共中央指令要北上延安,临行前便把这根竹手杖送到邓子恢手中,要他倚杖安步,邓子恢再三推脱,陈毅伏在老战友身边轻语:“此杖来自茅山,内聚仙家真气,拿着它,脚伤立马痊愈,邓主任可否一试。”

      不知此杖真挟有仙家灵气,抑是他的脚本无大碍?邓子恢拄杖没几天,脚伤果然好的很快,健步如飞。这根竹手杖成了邓子恢珍藏之物,由他夫人找来零碎布头缝个杖套精心爱护。

       

       

      京都赠杖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的礼花在神州大地燃放。邓子恢以开国元勋之尊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府委员、中共华中局第二书记和华中军区副政委。1953年1月,邓子恢由封疆大吏晋京任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长和国家计委副主任,具体领导农业合作化运动。此间杨母(杨而菖烈士的母亲,革命老妈妈王水莲)两次当选军烈属模范,晋京赴会受到毛泽东主席及其他中央首长接见。邓子恢因忙于赴各地视察,未能晤面,打电话到京西宾馆向杨母问候。

      1954年9月,邓子恢兼任国务院副总理,主抓农业。他为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幸福殚精竭虑,主持制定《中共中央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等文件,在领导全国农业合作化进程中,始终坚持“积极发展,稳定前进”的方针和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和国家帮助的原则,但好景不长,1955年6月始被伟大领袖批为“小脚女人走路”,冠以“右倾机会主义”,邓子恢从权力巅峰骤然跌落,受到错误的批判,被停止了实际的领导职务,秋风槐叶,怅然无语,只得倚杖叹息。

      1963年,杨母王水莲第三次被评为全国烈军属模范。她到北京出席会议时,赋闲在京的邓子恢副总理把杨母接到家中,设便宴款待,两人把盏言欢,回忆1931年10月中旬,邓子恢化名林祖清到透堡指导杨而菖发动农民秋收减租抗债斗争,杨母除负责保卫邓的安全外,还要照顾他的一日三餐,生活起居。32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邓子恢见杨母年纪大了,又缠过脚,就将这把竹节手杖送给她。当杨母推辞时,邓老又亲切地说,“老嫂子,这是一把‘仙杖’,早年曾帮助陈老总和我打胜仗,你把它拄上可延年益寿,安享美好的生活。”盛情难却,杨母拄着竹杖,来回走动,心里乐开了花。

       

      连江还杖

       

      全国英模会议临结束时,在国家地质勘探局工作的杨采衡风尘仆仆地回京述职,闻讯热情地将杨母接到家中作客。

      杨采衡是闽西连城人,早年因家贫曾在国民党军队服役,1931年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学生爱国运动而被捕,1933年12月初“闽变”后释放出狱,被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派往连江,担任新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十三团参谋长。叶飞同志曾回忆他是早期闽东地下党中唯一懂得军事的干部。1933年12月,杨采衡在透堡也和当年邓老一样住在杨而菖家中,同样受到杨母的欢迎和照顾。1938年4月,杨采衡曾驻扎在福州洪山桥,刚出狱的杨母赶往福州,动员原红军战士颜台顺、颜发守等扔掉黄包车,穿上新四军军装随杨采衡赴皖南抗日前线。时隔25年后,天隔一方、劫后余生的革命战友在京城重聚,那欢乐劲就别提了。

      告别时,杨母见杨采衡的妻子下半身瘫痪,行动极不方便,二话不说,便把这根竹节手杖塞到杨的妻子手中……

      此后,十年“文革”狂风骤起,杨母遭迫害积劳成疾于1967年去世,享年79岁。杨采衡被打成“走资派兼叛徒”的双料货,惨遭打击而志弥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如春雷震醒神州,拨乱反正的和煦春风将老红军、新四军战士再焕青春。1982年,杨老从国家地质水文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任上离休,两年后便将这根竹杖“叶落归根”,送交中共连江县委党史办公室。

      经文物专家考证,这根竹手杖系清末民初(1900~1920年)制成,如今已作为珍贵的革命文物,保存在连江县博物馆。

      古罗马思想家切斯特菲尔德有句名言:“友谊是一种生长缓慢的植物,它只有嫁接在彼此熟识、互相敬爱的枝干上才会枝繁叶茂。”这把竹节手杖的传奇经历印证了“在患难中结下的友谊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