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侯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闽侯 > 大事纪要 > 正文
  •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 (1927·8——1937·7)
  • 2014-11-28 来源:闽侯县委党史室 作者:
  • 1927年

      7月  遵照中央“闽北中心应移至福州”指示,中共闽北临委在建瓯成立,书记陈昭礼。8月中旬,闽北临委派葛越溪到福州恢复党组织。

      12月4日  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成立。接着,成立了中共福州地委,罗石冰任书记,党员恢复发展至110人。

      12月  中共福州市委在产业工人、运输工人及店员中开展生活状况调查,继续开展工人运动。并派出人员在近郊马鞍及凤岗乡山东岭牛栏角一带,以教书为掩护,在群众中进行抗捐抗租宣传,组织赤色农会小组组织。

      1928年

      1月  在福州市委领导下,团组织得以很快恢复和发展。成立了共青团福州市委。

      6月  近郊高湖、潘屿、马鞍以及凤岗等乡村,相继建立了党团支部组织。

      8—10月  中共福建临时省委于8月在厦门召开党代会,并正式成立了中共福建省委。10月,中共福州市委根据省委指示,先后派遣党员分赴各县农村活动,发展党组织。

      1929年

      3月  国民党当局在各地横征暴敛,民众纷纷起来反抗。6日,闽侯溪船协会张来泰等人向国民党福建印花税局提出质询,抗议当局在洪山桥、竹岐等处实行航船执照印花税的拦江勒索。

      3月中旬  闽侯县鱼摊贩为反对国民党当局增加鱼摊捐税,掀起全行业的罢市。

      12月  闽侯县立小学教职员为反对当局停发工薪,持续进行罢教罢课斗争。

       

      1930年

      8—11月  中共福建省委于8月上旬召开会议,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将党团省委合并成立福建省行动委员会,罗明任行委书记。会后罗明巡视福州,合并福州党团组织,成立福州行动委员会。行委在鼓山召开扩干会、举办培训班,准备武装起义。这时,党组织的任务是组织暴动,开展游行示威,搞飞行集会。10月,省委通知取消行委,恢复党团组织系统。11月,福州行动委员会改为中共福州市委。团市委相应恢复。

      12月11日  为纪念广州暴动三周年,福州市党团组织发动学生和工人群众举行示威游行,并到吉庇巷砸了国民党闽侯县党部的牌子,扩大了政治影响。国民党省防军警闻讯包围现场,担任这次行动总指挥的福州互济会常委、共产党员李光,以及团和互济会等多名成员被捕。李光经多方营救无效,不久被敌杀害。

      1931年

      1月18日  中共福州市委召开扩大会议,检查了福州市执行立三“左”倾盲动主义的情况,提出要跟上正确路线,从空谈暴动转变为切实准备暴动。会议还对精简机关、开展年关斗争、组织群众,以及开展反帝等项工作做出了决定。

      7月间  根据中央关于暂不恢复省委机构,而分别成立福州、厦门两中心市委的决定,福州市委改为福州中心市委,直属党中央领导。

      9月间  “九·一八”事变后,福州闽侯各校学生广泛组织抗日宣传队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并由城市向农村发展。闽侯县第二中心小学组织的宣传队,曾巡回南乡(今南屿、南通所辖)开展抗日宣传,“讲演日军凶暴之真相,及国人应有之猛省”;大湖区旅省学生、洋里田土当学生亦组织宣讲团返乡宣传“日军占领东三省荼毒罪状”,并发起组织农村救国义勇队。

      9月30日  闽侯工商界人士开展抵制日货活动,县商会电告上海日本商会及上海中方南北三山馆,宣布“闽商宣誓拒日”,并由南北三山馆转告各庄“禁运日货,勿装日轮”、“如发现者受社会严厉处分,即有通行证亦无效”。

      12月  蒋介石下野,林森被推选为国民政府代理主席,接着在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上被选为国民政府主席,次年元旦宣誓就职。

      1932年

      4月  团福州市委开始整顿了人力车支部,并扩大了锯木、印务、孤儿院、英华、福高、纸厂和农民等7个基层团支部,团员由3月份的23名增加至40名。

      4月22日  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召开紧急会议,作出欢迎红军入漳的决议。会议并要求在近郊的洪山桥、北门、南乡等农村尽快建立农会及党的组织。

      9月  福州反帝大同盟举行执委扩大会议。4日,福州反帝大同盟组织驳船工人千余人,成立反帝同盟船工分盟,积极参加反帝斗争。

      9月7日至10月21日  全县相继成立20多个“肃劣会”,宣传抗日救国、肃清日货,同时搜查、销毁奸商所储藏的大批日货,捉拿奸商游行示众。

      11月中、下旬  文化党支部为了响应福州中心市委关于“公开征收党员月”的号召,中旬派出人员到闽侯沪屿,通过“召集反帝报告会”的形式,公开征收发展了两名党员,把原有一个同志编入成立了沪屿党支部。并决定短期内再发展十名党员。结果仅五天又发展了4名新党员。

      1933年

      1月  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从1932年10月以来,共计发展新党员91名,除原有一批党支部扩大外,发展新的党支部13个。由于对新党员的审查与考察不够,使得敌探趁机混入党内,一些支部遭到破坏而瓦解。

      9月  福州中心市委下属闽侯甘蔗党支部成立,党员3名。

      10月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及工农红军全权代表潘汉年与国民党福建省政府及十九路军全权代表徐名鸿,26日在瑞金草签《反日反蒋的初步协定》。

      11月18日  中共中央给福建党的书记发信,再次提出对十九路军的方针政策。

      11月20日  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将领蔡廷锴、陈铭枢、蒋光鼐与国民党内李济深等一部分反蒋势力,在福州发动福建事变,22日正式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李济深任主席。

      11月底  中共中央派罗明到福建与党驻福州代表潘汉年联系,并推动福建党开展支持十九路军反蒋抗日活动。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在党中央派员直接指导下,采取积极态度,并利用“闽变”有利时期,促使群众性的反蒋抗日运动迅速发展。

      12月4日  “福建人民革命政府”最高法院释放政治犯38人,翌日又释放8人。原中共福建各地党的领导人,释放后分赴各地继续领导开展革命活动。

      12月上旬  在甘蔗党支部的宣传与发动下,甘蔗农民群众举行“抗日会”活动。

      12月下旬  国民党蒋介石调遣蒋鼎文第二路军、张治中第四路军、卫立煌第五路军等先后入闽。蒋介石乘飞机抵达建瓯,坐镇指挥,镇压十九路军。

      1934年

      1月13日  “福建人民革命政府”宣告停止办公,十九路军退出福州。由于蒋介石的镇压,中共中央又犯了“左”倾关门主义错误,没有给它以应有的援助,内部不团结的“福建人民革命政府”终于失败。

      3月  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派郑乃之到闽侯凤岗冯宅村与游毓桢联系,并同潘作桢等人共同创办冯宅小学为掩护,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还建立有互济会、农民夜校等组织,拥有基本群众四五十人。

      4月初  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交通员(宁德县委书记)叶觉登在福州被捕后叛变,敌宪兵第四团派宪兵特务到中亭街的福州中心市委交通站和太平山中心市委机关围捕,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陈之枢、宣传部长周剑心等人,被捕后也叛变。接着,国民党宪兵、特务又连续四出进行大搜捕。几天内,全城一共被捕走中共福州党团骨干30余人。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革命再次受到挫折。幸存的部分福州中心市委委员,被迫转到外县农村继续斗争。闽侯沪屿、甘蔗两个基层党支部组织,至此也不复存在。

      7月  闽中工农游击支队全歼驻扎在大义祠堂的大义民团80余人,缴获枪支20多杆,放出被抓壮丁7人,烧毁档案、壮丁册。

      8月  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冲破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围剿”,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3000余人从瑞金出发。7日,队伍从大田县经闽侯大湖、白沙一带向福州挺进。当天,先遣队主力与国民党八十七师王敬玖部遭遇,在大小北岭开展激战,战斗持续至10日早晨,随后先遣队向连江转移。闽侯嘉湖(桂湖)区贫苦农民张荫明、张荫海兄弟,过去与连江共产党人有过接触,此时替红军作向导,一直带路到连江。红军领导对其进行教育并赠给革命书刊,张荫明兄弟回乡后积极向农友宣传革命道理。

      9月—10月  连江党组织派人到桂湖一带开辟工作,不久又派游击队十多人到桂湖一带开展武装斗争。通过张荫明、张荫海、林大妹等人发动群众在山坑乡首先成立乡苏维埃政府。至10月,湖中、大洋、垅头、溪湾、罗汉(包括后垅)、峨嵋、南边、芙蓉、中楼、芹草洋等11个乡相继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同时,各乡组织有自卫队,人数各有十几名。从中抽选20多人组成游击队、肃反队等,以打击反动势力,保卫苏维埃政权斗争的成果。各乡苏维埃政府隶属连江县第四区苏维埃政府领导。

      11月间  桂湖地区200多户贫苦农民,在各乡苏维埃政府领导下,开展打土豪、抗租债、分粮食、缴毁地主田契账簿等斗争,并进入准备分田。中旬,各乡苏维埃干部集中在连江开会,酝酿筹备成立区苏维埃政府。此时因国民党开始派兵“清剿”,未能正式成立。此后,国民党保安队等接连多次对桂湖轮番“清剿”,游击队作战失利,张荫明接任务去福清,游击队员、乡苏维埃干部撤到连江与敌周旋。桂湖一带群众受敌摧残,“二三革命”(民国二十三年)反“清剿”斗争持续至翌年5月,乡苏维埃干部、游击队员被敌抓捕10多人,其中7人先后被敌杀害,有的死于狱中。另有数人在反“清剿”中牺牲。存在两个多月的苏维埃政权解体。

      1935年

      3月22日  县保安队及省保安团、宪兵营共约2个团兵力分驻尚干、大义、西塘、溪口、坊口及福清琯口、上店等地围剿闽中游击队。

      5—6月  中共福清中心县委书记黄孝敏等人,于5月间同莆田中心县委书记王于洁(原系福州中心市委委员)等人在福清召开联席会议,将两个中心县委合并成立了中共闽中特委。6月,闽中特委将福清游击队扩编为工农红军闽中游击支队,以更好地开辟福清、闽侯、长乐、莆田、永泰等边界游击区。

      8—9月  闽中游击支队到琯口、东山、龟山、下坡、北郭、菠兰、垱下,以及闽侯西台、时洋一带,发动群众开展抗租、抗税和分粮斗争。

      11月中旬  刘突军率领闽中游击支队袭击驻在闽侯县大义乡十八姓祠堂里的民团,缴枪20多支,销毁壮丁册,释放被拘押的“壮丁”60多人。队伍撤离时,在大义乡张贴了许多宣传标语。

      1936年

      1月底  中共闽中特委为了帮助群众度过年关,决定由驻福清罗汉里的红军闽中游击第一支队,发动罗汉里、琯口一带的贫苦农民,配合游击队攻打闽侯县沪屿镇的地主豪绅与驻该镇外围“紫来庵”的国民党保安队、民团。在一天深夜,游击队60多人兵分两路,一路由游击队主力负责攻打了“紫来庵”的保安队、民团,毙敌9名,缴获长短枪20余支、机枪一挺和部分弹药,同时释放被关押的无辜群众30多人。另一路由精干武装带领群众,开进沪屿镇,趁“紫来庵”战斗打响后,在当地群众配合下,打开镇内几家地主豪绅的仓库、商店,把大米、面粉等物资分给了群众,部分留作游击队给养。第二天拂晓,游击队带领群众撤离沪屿镇。

      2月下旬  中共闽中特委接到上级关于截击国民党省府官员的指示后,决定由闽中游击支队组织截击。经过游击支队派员勘察地势,选择伏击地后,抽选70余名游击队员编成3个分队,于23日傍晚从福清罗汉里出发,深夜赶至茶山“天竹寺”稍作休息。24日拂晓,队伍到达福清与闽侯交界的相思岭何庄桥公路边地段进行埋伏。下午4时左右,截击了专车。此役捕获了省政府主席陈仪的小舅——省银行总经理韩疆土、大田县县长萨福畴和八名武装宪兵,并收缴他们随身携带的长短枪、金戒指、银元以及车上钞票200多万元。下午5时许,游击队押着俘虏,背着战利品,返回罗汉里根据地。

      2月底至3月下旬  何庄桥伏击战后,国民党福建当局调遣了省保安第五团、宪兵第四团所属的2个连、陆军第四九团一营以及福清、莆田、闽侯、永泰4个县的地方区警队、壮丁队等3000余人兵力,分别进驻福清县琯口、上店、磨石、东张,闽侯县的尚干、坊口、大义、西圹、溪口,永泰县的葛岭、大樟、塘前等地,搜寻游击队踪迹,对游击根据地进行军事“清剿”。

      4月  闽中游击支队长魏耿叛变投敌,将俘虏来的国民党福建省银行总经理韩疆土及官员等交还敌方。并带敌兵抓捕闽中游击队员和革命群众。

      4—5月  闽中游击支队按照原决定的反“清剿”办法,在敌人发动全面“清剿”之前,分头发动各基点村群众进行“坚壁清野”,分散隐蔽。同时,由刘突军、吴德标等人率领各游击队伍进入深山密林之中与敌周旋,后队伍陆续撤到莆、永边界根据地。此时,江涛、江国荣等人也从闽中返回闽侯琅岐(今福州郊区)家乡,在衙前、江朱等村开展活动,先后发展游击队员10余名,吸收党员2名。并派人去闽东与叶飞联系。

      1937年

      年初  “西安事变”后,中共闽中特委即在各地大力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并以群众团体名义向福建国民党当局发出通电,要求停止内战,实现和平。同时,宣布把工农红军闽中游击支队改编为闽中抗日义勇军。

      2月16日  闽中特委在莆田梧塘洪渡村开会,被叛徒薛宝泉、赖金繁出卖,特委书记王于洁等5人不幸被捕(后在福州英勇就义)。闽中特委被敌破坏后,下属的组织亦不复存在。接着,刘突军、李刚、黄国璋、苏华等组成了中共闽中工委,刘突军任书记,继续领导抗日义勇军和闽中革命人民坚持游击战争,粉碎敌人的“清剿”,并积极为推动国共合作、联合抗日而斗争。

      4—6月  闽东红军独立师在反“清剿”中得到发展壮大,独立师改成四个纵队。4月,由陈挺率领的第三纵队,以宁(德)古(田)屏(南)根据地为依托,在发展闽侯等地的游击斗争中,袭击了闽侯县的下寮等地的国民党区公所、联保处和地主民团。6月,该纵队侦察班又趁敌午睡之机,袭击了驻守在闽侯雪峰寺的国民党福建省保安队一个班的据点,俘虏全班敌人。经缴械教育后,发给路费,让其各自返回家乡。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