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长乐 > 文献资料 > 正文
  • 琅尾港抗日伏击战
  • 2014-12-19 来源:长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1941年8月4日(农历闰六月十二日)中午时分,长乐县玉田乡东渡村,日本侵略军的傀儡,长乐县维持会第四区区长陈望溪家中,杀猪宰羊,大摆酒宴,恭侯“贵宾”光临。
      原来,日本侵略军马(尾)营(前)地区守备司令中岛宫川中佐,早上率领百名日寇,分乘两艘汽艇,从营前出发,往蕉岭视察工事,查勘在长乐和福清交界的交通要道──蕉岭北麓所挖掘的壕沟,架起的铁丝网,设置的封锁线,可否阻止长乐、福清人民抗日力量攻击,割断玉田与江田两地游击队的联系。返回时,取道东渡村休息,等候潮水上涨驾艇归巢。汉奸陈望溪早在门前久等,见到皇军即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筵请中岛宫川中佐进客厅,上座后站立一旁侍侯。中岛宫川见奴才如此殷勤、卖力而称心快意,但仍忐忑不安,喝过茶就开口问道。
    “陈区长,你们四区游击队的没有?”
    “报告司令,游击队从来不敢来我们四区。”
    “你的话可靠?”
    “如果胆敢欺骗司令,司令可砍下我的头!”
    “好,你的四区大大的好!”
      主子的赏识,奴才受宠若惊,立即吩咐摆开筵席。日寇一登席就狼吞虎咽,猜拳行令,开怀狂饮,直至太阳偏西,潮水上涨,各桌怀盘狼藉,个个酒醉饭饱,才踉踉跄跄地上路登船。
      日本侵略军于4月19日(农历三月廿三日),由长乐县漳港仙岐和首祉寨下两路登陆,向长乐和福清两个方向进犯。就是这个刽子手──日酋中岛宫川曾指挥侵略军在长乐各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6月9日在金峰集仙,开枪屠杀30余人,连十岁稚子也罹难,焚屋200多间;6月19日,炮轰沙京乡,毁屋千间,死者40有余;7月20日,在岭南村蹂躏妇女,又枪杀5命。在被侵占的137天中,种种野蛮暴行,罄竹难书。据不完全统计死于侵略军枪口的平民百姓有226人,受伤致残100人,被焚烧毁坏的房屋2100多间。这血淋淋的历史悲剧,水远铭刻在人民心中!
      4日上午,长乐游击总队获得情报,领导人陈亨源、陈金来等先后赶到大溪村,正当侵略军在汉奸军中大吃大喝之时,召开了分队以上骨干会议,对伏击战斗作具体部署。共产党员陈振先、陈亨光、俞洪庆、林举清等在会上慷慨陈辞,决心誓死杀敌。会议决定从长乐、福清、闽侯三县队员中,挑选英勇善战、熟悉地形的战士48名组成“敢死队”,其中有号手l名,配备1挺捷克式机枪、40多支步枪和一批手榴弹。太阳偏西的时候,由林宝荣率领俞洪庆、林得利等分3组潜入琅尾港南岸小冬埔阵地隐蔽。机枪居中,步枪分列左右,一张痛击豺狼的天罗地网撒开,一场盼望已久的歼敌战斗即将打响,队员们静声屏息,严阵以待。
      太阳西下,夜幕降临。这时从佑林村方向传来马达轰鸣声,打破战斗前的寂静,一艘汽艇朝我阵地方向驶来,越来越近,渐渐进入火力范围,指挥员一声令下:“打”,霎时间,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向敌艇猛攻,枪弹声中夹着号声,响成一片。
      艇上日军,有的酒气汹汹,有的指手划脚,咿咿呀呀,都脱衣卸装,东歪西斜,枪支、弹药也横七竖八丢在一旁,听到枪响,乱作一团。敌艇遭伏击进退维谷,极力避我火力,游击队指战员机智勇敢,迅速冲近岸边,居高临下,机枪连续扫射,手榴弹火力集中目标,终使敌艇下沉、搁浅。敌人如梦方醒,纷纷跳入水中,夺路逃窜。但河水初涨,水浅泥深,无不陷入泥淖不可自拔,成为“活靶子”,无一逃脱!另一艘敌艇,闻枪声知情况不妙,走为上策,立即从右岸佑林村登陆,慌忙架起小钢炮,重机枪,接二连三地向我阵地轰击。游击队战士己坚持战斗半个小时,无一伤亡,为了避免不必要损失,果断地撤出阵地,安全抵达西埔村。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犒劳战士。当夜,人民子弟兵都远走高飞,分赴各游击根据地。
      翌日,只见中岛宫川胸中数弹,与41名日军葬身琅尾港。这是侵略者应得的下场!
      这场抗日伏击战胜利,受到中共华东局的表扬和中共福建省委的奖励。爱国侨胞纷纷从海外寄回慰问信表示祝贺!英雄的功绩永垂青史!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