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长乐 > 文献资料 > 正文
  • 龙卷墓──闽中特委旧址
  • 2014-12-19 来源:长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玉田龙卷墓位于长乐西南部,闽侯、福清、长乐交界处,海拔400多米,周围群山环抱,林密兽多,山间小道四通八达,建国前历代开拓可耕山地三百多亩,地理位置具有战略意义。早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时期,这里便是闽中地区地下党活动秘密踞点,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这里曾是闽中特委所在地和闽中游击队根据地,是长乐重点游击区之一,闻名闽海地区。
      我党早期秘密党员、黄埔军校出身的郑乃之,早年就以家乡玉田龙卷墓为踞点开展地下活动,推动农运,由于“嫡派”军人出身,抗战期间,已擢为国民党上校军官。为了掩护革命及筹措经费和补充给养,郑乃之利用自己“上层人土”、“社会名流”身份,于1942年与玉田进步青年郑春敏创办玉田龙卷墓农场,招收贫苦农民为农场工人。1944年,长乐第二次沦陷,郑乃之出任国民党长乐县游击队副司令(司令县长兼),在达里,郑乃之与地下党闽中特委黄国璋、陈亨源等同志接上党的关系,介绍郑春敏参加闽中游击队。从此,郑春敏把农场交给闽中党运用,成为闽中游击活动及给养基地。
      1945年6月,曾镜冰、黄国璋率省委机关警卫队最后撤离南阳,路经龙卷墓农场,开赴闽南地区,有省委委员苏华等病伤员留下,在农场住一段时间。1946年2、3月间,省委主力经常活劝在龙卷墓、黄居里一带,并留下部分武装人员坚持斗争,农场成为省委直接领导的一个点,他们边参加生产,边坚持武装斗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在闽中设立“绥靖区”, 密令各县实行严剿,长乐县党组织继续执行“隐蔽精干”的方针。1946 年6月,闽中特委召集侯如海、许集美、李绵绵等人到龙卷墓黄居里郑英桂寮开会,进行整风和组织整顿,特委书记黄国璋主持这一会议。大会决定在福清、长乐、平潭、闽侯边界成立三个工委,分别由俞洪庆、陈振先、陈亨光任书记。
      1946年12月,闽中特委机关根据形势与斗争需要,从福清大雾山驻移到长乐龙卷墓农场,先后在这里召开几次重要会议,贯彻省委会议精神。
      1947年1月12日,闽浙赣区党委发出“关于发动爱国游击战争的决定”,指出福建地区已具备发动游击战争的条件,决定改变过去隐蔽、分散的斗争为公开进行游击战争。为贯彻省委这一指示,黄国璋到龙卷墓召开闽中县级以上干部会议,决定建立闽中主力,首先在福清发动武装暴动,扩大政治影响,吸引、牵制敌人力量,领导农民反对“三征”,提出减租、反霸,开展游击战争。会后,还分头发动群众筹款、搞枪、组织暴动。
      福清陈振先计划3月28日在龙田暴动,黄国璋、林汝南率骨干队伍从龙卷墓出发,赶往龙田支援,闽中特委后续出动的游击队也计划在福清海口暴动以响应。由于叛徒出卖等种种主客观原因,龙田暴动未成,反遭国民党军队袭击。玉田龙卷墓农场革命活动内幕亦就此暴露。省保安团派三连兵力,由叛徒何祖健、陈国进带路,分别包围龙卷墓、黄居里一带。农场临时负责人郑二二、玉田党支部书记郑英桂,西社党支部书记谢鸟母弟以及郑英清、郑福响、郑爱月、高金妹等共产党员、游击队员、革命群众21人被捕,农场畜牲、粮食等财物被洗劫一空。他们被关押在福清监狱。出事的当晚半夜,饶云山、林得利、沈祖澄都赶到农场和黄居里作简单部署,研究对策,准备营救。党组织通过玉田保长、族房长、乡民代表等向国民党政府具结保释。被捕同志在狱中受尽严刑摧残,面对叛徒何祖健、陈国进的“当场对证”,坚贞不屈,反唇相讥。敌人在一无所获情况下将共产党员郑二二、谢鸟母弟杀害于福清。
      郑英桂因藏在黄居里山寮三杆枪支被搜出,连同郑福响、郑依贵、郑爱月(女)、高金妹(女)被认为是“要犯”,五人不久被解送福州,后经多方营救,族房长出具证明,枪支系玉田宗祠的公物,供给郑英桂上山作防兽之用,经有关人士证明,国民党当局无法证实枪支“有另用”,不得不同意保释。当时一些上层人士和族房长等甘冒杀头风险保释,证明我党在玉田地区群众基础之深厚,统战工作之卓越。为营救游击队员和乡民免遭杀害,玉田乡花了一大笔公堂之款,龙卷墓农场的粮食、牲畜被卖,流动资金也花光,生产荒芜,损失严重。
              青山不老龙卷墓,
              壮士殉国课群伦,
              莫道逝者长已矣,
              后昆千秋祭忠魂。
      玉田龙卷墓作为闽中革命圣地,值得引为骄傲,后人景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