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江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台江 > 文献资料 > 正文
  • 忆:打响解放福州第一枪血战猪蹄峰
  • 2014-12-29 来源:台江区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孙 克 俭
  •   1949年8月17日是我人民解放军解放福州的胜利日。

      1958年8月中旬,时任华东第二野战军第十兵团28军82师245团政委孙乐询率军负责攻占福州屏障大小北岭北、西各要点。当时我们这支部队遵照兵团命令作为进攻福州前卫的突击团。那时正值8月15日,战斗在傍晚打响,山上火光冲天,枪炮声像雷声一样,震得房屋大地都在抖动,时而还听到我军突击战士们的喊杀声。这时上级指挥所指示我们各战救组做好接收伤员的准备,实际上我们各个战救小组早已整装待发。突然我们的部队在突击中被敌军火力压在山路两旁,情况万分紧急。为了减少伤亡,营里及时调来火力支援,激战到晚上10点左右猪蹄峰终于被我军拿下。

      那时我们的任务是抢救伤员,共分三个组:抢救组,包扎救护组和抚恤组。我本人专门负责抚恤组的各项任务,包括牺牲烈士们的遗物清理,伤票登记,主要记录受伤部位,籍贯、年龄、性别、部、职别等。战斗结束后我们跑到各阵地上细致检查有没有被遗漏伤员和牺牲的烈士并登记。只见猪蹄峰上一片焦土、战壕里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满地都是敌人的血迹,子弹壳铺满一地。在这场血战中,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很沉重的,伤亡很大。三营有两位排长在攻占猪蹄峰激战中壮烈牺牲。他们是一排长刘新堂、三排长冯兆庆。派突击队向猪蹄顶峰冲击时刘排长下巴被敌子弹打穿,随他冲锋的4名战士也都壮烈牺牲。三排长冯兆庆紧跟其后,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仍坚持向前冲了十几米,最终倒下,身上留下十几个弹孔。战士杨家寿见自己的排长和战友都牺牲了,他随即抱起爆破筒,猛地跃起冲向敌人为阻止我军突击队攻击设置的鹿柴。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敌障就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我们突击战士在一片震耳的喊杀声中勇猛冲上去,残余的敌人全都交械投降,血战猪蹄峰战役就此胜利结束。

      猪蹄峰战役的胜利是革命战士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爆破英雄杨家寿是这场战斗胜利前夕壮烈牺牲的一位,此战斗中有近百名战士长眠于这座不高的山峰上。猪蹄峰位于福州晋安区北岭头乡,海拔524米,形似猪蹄,三面悬崖峭壁犹如尖刀,成为解放福州第一道屏障。1949年8月17日凌晨,我军开始对福州进行合围,从北、西、东三面逼进,福州团政委孙乐询立即命令三营快速直插南台,夺下万寿桥、截住敌人的逃路。万寿桥是当时横跨闽江唯一桥梁,它对我军进入福州至关重要。此时敌军在桥南端已垒成了工事,在我军刚接近万寿桥只几十米时,桥南敌军枪炮突然开始向我军开火,子弹密集得像冰雹一样袭来,部队被敌人火力压制在桥头两旁,抬不起头来。这时三营副营长、“华东军区二级独眼英雄”魏景利突然跑到前线指挥员孙乐询政委面前主动请战:“首长,让我去完成任务”。指挥员作了具体交待,魏副营长立即带领七连冲了上去,因敌人在桥面又新增加了火力点,更增加了夺桥的困难,孙政委立即命令三营集中全营火力压制和封锁敌人,桥面顿时子弹纷飞。突击战士紧靠桥两边的栏杆冲了过去,突然,一颗子弹打中了魏景利胸膛,他忍着剧痛,一边冲,一边还喊着冲啊……冲。七连副连长赵元仁见副营长中弹,抢先过去抱着魏副营长说:“我背你下去”,副营长说:“先管不要我,快去指挥部队夺桥……快……快,敌人要炸桥!”赵副连长眼含热泪惜别了与自己浴血奋战多年的好领导,最敬重最亲密战友,指挥全连高喊着“为副营长报仇”的口号带领部队继续突击。七连副排长王克勤首当其冲‘迅猛出击’冲在最前面,当场生俘一名敌军团长和数名敌军士兵,并击毙仍在负偶顽抗的敌阵机枪射手等多人,成功夺下了万寿桥。

      魏景利同志终因伤势过重,失血过多而壮烈牺牲,年仅22岁。我亲自为烈士擦洗了遗体和包扎了伤口,在清理伤口时发现受伤部位在左胸部,子弹穿过心脏贯通伤口。然后清理遗物时只见到一枚缝在裤腰上的“袁大头”银元和一支旧钢笔,别无他物。到1952年中旬,烈士堂兄来榕搬迁遗骨时才得知,那块“袁大头”还是解放战争期间,家乡一位老乡支前时,受烈士母亲之托捎给他的。59年过去了,我们将永远缅怀那些为祖国的解放和幸福安康而英勇献出生命的烈士们,他们万古长青。

      1949年8月17日上午七时许,福州城宣告解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