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鼓楼 > 党史人物 > 正文
  • 林 文
  • 2015-01-28 来源:鼓楼区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林文(1887-1911年),初名时塽,字广尘,号南散,侯官(今福州市区)人。家住福州北门华林坊。祖父鸿年,以进士第一名及第状元,累官至云南巡抚,以廉明称。当太平军初兴,各省响应,形势紧张时,清廷命其出征镇压起义,他不肯,被革职罢官回家。父亲林晸,曾中举人。

      林文幼时聪慧,及长,丰颐广颡,目若明星,同盟会同志都叫他“林大将军” 。他能诗,音节悲壮,逼肖杜甫,而文风似司马迁,曾得到章太炎的赞扬。他又善书法,字体出入颜、柳,《民报》增刊“天讨”的封面就是他亲手写的;他性恬淡,有大志,曾以诸葛亮、陶渊明自喻,还刻了一方印章说:“进为诸葛退渊明” ;他为人豪迈,仗义疏财,待友极厚。

      林文幼时丧母,由姐抚养长大。他在友人中年龄最大,有人劝他早些娶妻,但他为了“立志救国,不暇及此也” 。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林文随父宦浙,入学堂读书,与林尹民相友善。不久,他父亲逝世。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林文在他姐姐的鼓励和帮助下,为了富国强兵,东渡日本留学,时年十九岁。他的姐姐还经常写信给林文:信中“惟谆谆以励志勉学为嘱,不涉琐屑”。 林文每看完信,都很受感动,表示要做好革命工作。林文的妹妹当时在上海读书,他们的感情也很好。林文到日本读书,最初是进成城学校学习普通学,后来改入日本大学法科,成绩甚佳。他对王阳明的禅学亦很有研究,也有所得,“故他临事从容不迫,镇静如山,人莫不服其有养焉。” 他在日本与林觉民、林尹民住在一个宿舍,是好友,被人称为“三林”。林文为“大林”、觉民为“中林”,尹民为“小林”。

         这时清朝统治已极腐朽,民族危机一天比一天严重,林文激于义愤,在孙中山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决心“舍身以拯危亡”。 当年七月二十日(8月20日),孙中山在东京建立同盟会,他带头加入这个组织,为谋求民族的独立与解放而斗争。随后,他又与同乡发起成立同盟会福建第十四支部。在工作中,他非常敬仰孙中山,同时与黄兴、张继、赵声、倪映典等亦极友好。他在乡人同志间,才德突出,被大家推为同盟会福建第十四支部长。他还任《民报》经理,积极宣传革命道理,多次参加同盟会发动和领导的武装起义,往来于香港、南洋之间,为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做了大量的工作,深为孙中山所器重。

      宣统二年(1910年),广州新军起义失败,倪映典中弹壮烈牺牲,林文返回东京,日本警吏知他为同盟会的重要人物,对他侦察甚严,而他毫不在意。宣统三年(1911年)春,他在床上病了一个月,忽然收到黄兴、赵声来信,说:“事大有可为,请偕同志来。” 林文看后特别高兴,不顾自己病才愈,体力尚未恢复,就马上同林觉民离开东京抵港。后又派林觉民等人联络福建籍同盟会同志共40余人先后动身赴港。林文抵港后,对同志们说:“前此举义,死者多劳动者,人皆谓吾辈怯,吾实耻之;今日愿与诸同志挟弹为前驱,使吾辈为后劲;如果起义失败,我弟兄同时共葬一邱,亦无可憾。若幸得广州,则请分军为二,以克强(黄兴)、伯先(赵声)为总司令,吾当率领福建同志们在克强的指挥下担任革命军中的前锋,长驱扫穴,以光复神州,报祖宗之仇,雪万民之愤。”但又说:“我辈行军,目的是吊民伐罪,不要杀害无辜的人。待吾志实现,吾当弃官远遁,只当一名大中华的国民就心满意足了。” 林文这种一心为革命事业着想和他的广阔胸怀,使同志们十分感奋,决心为谋求民族的解放而献身。

      三月二十五日(4月23日),林文同黄兴等进入广州,部署一切,广州自从温生材行刺孚琦后,谣言纷起,官吏咸有戒心,防范严密,同时又有内奸潜伏在革命队伍中。至起义前夕,形势恶化,广州的革命队伍中,有的主张退却,有的主张改期,只有林文代表福建全部同志,以及四川的喻培伦主战最力。他根据形势分析,认为“不但不能改期,且须速发,方可制人”。 黄兴一向很看重林文,遂当机立断,决定三月二十九日(4月27日)发动起义。到这天下午4点,黄兴在小东营自己的住所前,把队伍集合起来,作了慷慨激昂的动员,林文和其他同志一样,臂缠白巾,脚穿黑色胶鞋,精神抖擞地整装待发。5点半左右,黄兴率领百余人,从小东营出发,林文左手执号筒,右手握小枪,身怀炸弹,腰佩短剑,同黄兴在前引导,指挥队伍前进。刹那间,林文鸣螺号,起义队伍向两广督署发起总攻,黄兴、林文冲锋在最前,一路上,抵抗的巡警都被击毙。不一会儿,队伍就冲到两广总督衙门附近,值班的几名卫兵和管带金振邦被当场打死。黄兴、林文、方声洞、林觉民、陈更新等很快就冲入督署内,分头搜索,只见桌上茶碗还冒着热气,衣架上还挂着几件长衣,两广总督张鸣岐已吓得越墙逃往水师提督李准处求援。黄兴、林文等人找不到张鸣岐,甚愤,即带队奋击而出。这时,喊声大震,弹如雨集,“林文屹立如神,意气弥厉,冲锋突阵,无能当其勇者”。 至东辕门,就和李准派来的增援卫兵遭遇,冲在前头的林文,因过去曾听赵声说:李准部下有许多自己人,就上前向李准部队高呼:“我等皆汉人,当同心戮力。共除异族,恢复汉疆,不宜自相残杀。” 话声未毕,头部中弹,脑浆狂涌,壮烈牺牲。四月初四日(5月2日),革命党人潘达微把他的遗体埋葬于黄花岗,为“黄花岗福建十杰”之首。时年二十五岁,未婚,后以堂侄若霖为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