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鼓楼 > 党史人物 > 正文
  • 方声洞
  • 2015-01-28 来源:鼓楼区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方声洞(1886—1911年),字子明,侯官(今福州市)人,家居福州城北外九彩园,祖居闽侯南通方庄村。 父亲芷亭,经营转运公司,时常来往各地,对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十分不满,思想开明,对方声洞影响颇深。方声洞姿貌魁秀,体格健壮,富有胆略,直爽有气节。他待人真诚,见朋友有错,能当面批评,热心帮助,因而受到大家的尊敬。他生活艰苦朴素,鄙视浮华,外出常步行,吃的是粗米饭。有人笑他,他解释说:“……劳则能耐苦,俭则不忧匮。吾辈志吞索虏,来日艰难,正未有艾,今而不自勖励,他日何能与士卒忍饥饿、涉险阻乎!” 大家听后都很佩服他。

      方声洞小时就想当兵,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他东渡日本,进东京成城陆军学校读书。 在学校里,他一方面刻苦学习,一方面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沙俄侵犯我国边境,妄图霸占我国东北,当时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非常愤慨,于是组织了“拒俄义勇队”(后改名军国民教育会),方声洞带头参加这个组织。 

      光绪三十年(1904年),日本和沙俄为了争夺东北领土,在中国境内爆发了日俄战争,方声洞异常悲愤,认为不彻底推翻清朝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共和国,国人便没有安定之日。

      光绪三十一年七月(1905年8月),孙中山在东京正式成立了统一的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方声洞和他的哥哥方声涛、姐姐方君瑛、嫂嫂曾醒、郑萌同时加入同盟会,成为第一批会员,从此,他更积极从事革命活动,成为一名优秀战士。不久,方声洞因母亲病逝回福建。他想革命要成功,不能离开军队,因此,打算入武备学堂读书,但又担心孤立无援,消息闭塞。因此先作些开通社会风气的工作,便把家藏的新旧各种书籍拿出来,创办一间书报阅览所,让广大群众阅读,希望把革命思想,普及于国民之中,以便更快地推翻清朝统治,建立民国。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方声洞再次赴日本,拟入成城学校继续学习军事。这时,清政府为禁止人民起来革命,商请日政府,凡自费者不能学陆军,日政府遂把成城军校改为普通中学。方声洞大失所望,但革命的志向决不能变更,他想能学到一技之长,将来亦会为国家作出贡献,于是考入千叶医专学校,志在研究化学以制造炸弹。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方声洞利用暑假回国,在汉口与王颖女士结婚。婚后不久,他和王颖东渡,同住于千叶学校,共习医学。 

      宣统元年(1909年),王颖生下一子,名贤旭(现在北京外交学院工作),声洞对他很珍爱。有了美满的家庭后,方声洞并没有忘记国家大事,他介绍王颖参加同盟会,并把革命救国的道理讲给她听。

      方声洞在千叶医专学校,学习成绩优秀,同时积极从事联络党人、秘密运送军火等革命活动。由于他有才干,大家都很器重他,并选他为中国留学生总代表、福建同乡会议事部长、归国代表、同盟会福建支部长等职。 

      宣统三年(1911年)春,留日的福建同盟会同志得到香港消息,孙中山将在广州举行起义,大家很高兴,推选林文等人先赴港主持广州起义,林觉民等人回福建发动同盟会会员积极参加,让方声洞留在东京接任林文的职务,对此,方声洞惊奇地说:“诸君不许吾同死耶!是焉置我也。我虽不才,习医数载,自信略有得,今义师起,军医必不可缺,则吾于此,亦有微长;且吾愿为国捐躯久矣,今有死所,奈何阻吾去?况事败,诸君尽死,我能独生耶?留我奚益?” 大家反复向他说明:“不然,同投凶暴之一烬,不有人以继其后,于事何补?若此行不利,全军覆没,他日卷土重来,义旗再举,各省政府豪杰云集,独我福建,阒若无闻,君死能无怼呼?今日留君,正以君堪重任,而未可轻于一掷耳。” 方声洞遂与大家挥泪而别。

      方声洞将于是年七月毕业。由于香港传来准备起义的消息越来越多,为了革命事业,他不惜牺牲功课,日夜奔忙。他写信给朋友说:“警电纷至,中国亡在旦夕,所希望者,吾党此举耳。不幸而败,精锐随尽,元气大伤,吾党必久不能振,中国因之而亡。然则此举非特关吾党盛衰,是直系中国存亡也。吾安忍为奴隶之奴隶哉!” 他恳求同志们同意他前往参加起义。二月(3月)中旬,方声洞接到国内党人来电,便立即去东京。第二天回来对王颖说,起义即将发动,因军火不足,须马上密运一批回国接济。他在临行前夕,预写书数函,嘱咐其妻,将此信按期寄给他父亲,以安其心;又向学校办了请假手续,向国民会和同乡会辞职,于三月二日(3月31日)离开日本。 告别时,他笑着对友人说:“昔年秘密开会,追悼吴樾、徐锡麟诸烈士时,君所撰祭文中有句云:‘呜呼!壮志未酬,公等啣哀于泉下;国仇必报,我辈继起于方来。’今所谓方来者,成为现在矣,宁不快哉!” 到达香港,遇见同志们非常高兴,他听说自己的亲戚魏某,在粤管船政,便前往面访,托言来粤兴办医院,欲借他的小艇载药品,打算秘密运送军械,以免沿途骚扰。魏某起初答应,后来又加以拒绝,革命党人知道后,非常气愤,皆咬牙切齿地说:“事成必杀此獠,以雪今日之恨。” 

      三月二十八日(4月26日),方声洞入广州。起义前夕,他写下了两封绝命书,在给父母的信中说:“夫男儿在世,不能建功立业,以强祖国,使同胞享幸福,虽奋斗而死,亦大乐也。且为祖国而死,亦义所应尔也。” 在给妻子的信里又说:“为四万万同胞求幸福,以尽国民之责任……刻吾为大义而死,死得其所,亦可以无憾矣。” 两封绝命书皆充满强烈的革命意志和献身精神。三月二十九日(4月27日)下午五点半钟,黄兴率选锋队员百余人,用海螺吹响进军号,向两广督署发起总攻,方声洞荷枪实弹直扑督署,搜总督张鸣岐不得,复与黄兴转战突围,欲出大南门接防营。至双门底,遇见防营,但因他们没有臂号,举枪相向,方声洞误以为敌人,首击哨官温带雄,防营还击,数枪环攻而死 ,时年二十五岁。四月初四日(5月2日),方声洞的遗体安葬于黄花岗,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亦为“黄花岗福建十杰”之一。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