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鼓楼 > 党史人物 > 正文
  • 方尔灏
  • 2015-01-28 来源: 作者:
  •      方尔灏,乳名四四,又名尔浩、一号、方号,化名草、方草、符樵草。祖籍浙江绍兴,1904年生于福州。其父早丧,家道中落。他少有志气,读书勤奋,15岁进入福州扬光中学修法语。

      1921年,省立福州二中学生陈任民赴沪见到恽代英、邓中夏,带回《奋斗》等革命刊物和一些社会科学书籍。方尔灏接近陈任民阅读了这些书刊,并受其革命思想的影响,开始投入学生运动。当年10月,他参加了福州各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福州设立警察署的斗争。

      1922年11月,再赴上海并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陈任民接受团中央的指示,回到福州开展革命活动。为了便于工作,方尔灏转入省立二中高中部,同陈任民、叶敏修等发起组织进步社团——“民社”。并以此为核心,团结进步知识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他们又与陈公光一起,在校内创建“工学社”,吸引青年学生阅读《共产党宣言》、《新社会观》、《共产主义ABC》和《向导》、《中国青年》等革命书刊;在府直街创办青青小学,专门招收贫苦儿童免费入学,实行勤工俭学。12月,陈任民、方尔灏等创办了《冲决》周刊,由陈任民主编。这是在福州出版的最早的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刊物。“民社”、“工学社”等进步团体还通过街头表演、演讲等形式,宣传新思想、新文化,抨击军阀的反动统治,提倡抑制日货。从此,福州学生运动开始有组织地展开。

      1923年春,青年学生陈聚奎受上海“青年学社”创办的《青潮》刊物的影响,在福州发起组织“青年学社福州支社”,参加者约30人。同年秋,方尔灏与陈任民、陈聚奎、江削伍等人在“民社”的基础上建立起“民导社”,组织青年阅读《向导》、《先驱》等革命刊物。这些进步组织都是以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研讨中国革命问题为主要内容而开展活动的。10月以后,他们将“青年学社福州支社”和“民导社”合并,组成“福建青年社”,出版《福建青年》。“福建青年社”以研究社会科学,努力开展青年运动,促进国民革命为纲领,决心“办成训练、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机关,从中选择单纯分子组——S•Y•(社会主义青年团)”。除青年学生外,“福建青年社”还吸收青年店员、学徒参加。方尔灏是该社的领导骨干之一,并兼任《福建青年》编辑。

      1924年春,国共合作形成,从上海、广东输入福建的革命书刊、宣传品愈来愈多,福州的学生运动更加活跃。方尔灏和进步青年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扎扎实实地开展工作,逐步掌握了学生运动的领导权。他们还支持福建学生联合会广泛开展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反对以“教”治校,促进国民会议等活动。

      1925年初,福州进步青年的活动已得到共青团中央的直接指导。方尔灏、陈任民、陈聚奎等在“福建青年社”内组织优秀青年,加强学习,酝酿建立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并多次向共青团中央汇报了情况。3月初,共青团中央派马念一来福州,与陈任民、方尔灏、陈聚奎等联系,帮助开展建团工作。3月中旬,方尔灏、陈聚奎、林铮、翁良毓等10人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经共青团中央批准,共青团福州支部于4月1日正式成立,方尔灏是支部主要负责人之一。4月7日,方尔灏等人通过福建学生联合会,发动几千名学生向省政府请愿,要求释放因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和开展厉行抵制美国渔业在华倾销运动而被捕的学生。请愿学生遭到反动军警的血腥镇压。这一流血惨案轰动了全国。在方尔灏和共青团员们发动下,各界群众纷纷声援学生的斗争,全市实行罢工、罢课、罢市,抗议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罪行。5月22日,共青团福州支部派方尔灏随马念一去上海,向共青团中央汇报情况。方尔灏到上海后,团中央安排他在《热血日报》见习工作。1个多月后,共青团中央委任方尔灏为特派员,让他回福州整顿团组织,筹备成立共青团福州地委。7月中旬,方尔灏回到福州。7月19日,主持召开共青团员大会,传达共青团中央关于成立共青团福州地委的决定。接着,在吸收林鉴、朱铭庄、郑尚衡、林梧凤等人入团的会上,正式成立了共青团福州地委,选举林铮为团地委书记。方尔灏把自己的家让出来,作为团地委的办公地点。这时,福州已有团员31人,共成立了6个团支部。团地委成立后,方尔灏、林铮等分别组织团员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党团刊物,并以团章为教材,教育团员增强组织纪律性。同时,他们进一步加强对学生运动的领导,“使学生能与工农结合起来,使他们到工农中间,获得宣传组织之最后目的”。他们又通过当时为声援上海“五卅惨案”而成立的“福建各界后援会”和“废约(废除不平等条约)运动同盟会”开展活动,广泛联络福建学生联合会人员,鼓动群众的爱国热情,促使福州革命气氛日益高涨。方尔灏和共青团员们努力发行《福建学生》、《血钟》等刊物,传播进步思想。他们还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宣传马列主义基本知识,积极发动工人们开展经济和政治斗争。在他们的引导下,福州电灯公司、印刷公司、实业公司和铸币厂的工人组成了机工协会,海员和运输工人成立了海员工会和运输工会。他们还在角梳工人、染布工人中开展建立工会的活动,并积极筹备成立福州总工会和福建总工会。

       9月初,经方尔灏、林铮等人倡议,福建学生联合会成立了“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该委员会发表宣言,揭露帝国主义利用教会学校进行文化侵略的罪行,提出教会学校今后不得实行宗教教育;学生要参加校政;学校当局不得干涉学生参加爱国运动等要求。这一运动在广大群众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引起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恐慌。过分紧张的工作使方尔灏在9月间病倒了。病中,他向中共中央写信,要求入党。信中说:“此间C•P•我意欲在闽组织,吾兄能否先为介绍加入,然后从事发展,因有25岁以上同学数人(指团员)甚愿组织C•P•从事政治活动故也。”党中央对方尔灏的要求和反映十分重视,立即指示共青团中央:“注意此样人,顶好少校(指共青团)中央有一人到福州,将其可入中校(指共产党)者介绍与中校,使发生中校组织”。在党、团中央的重视和指导下,福州党组织的建立进入酝酿阶段。12月23日,军阀周荫人下令逮捕了团地委工农委员兼组织委员翁良毓。方尔灏非常关心翁良毓的安全,立即决定由共青团组织出面发动各界群众进行营救。同时,安排其他同志接替翁的工作,并把地下交通站改设到剑池后的义务小学,重新布置了交通员,将骨干分子放到第二线,继续开展活动。到1925年底,福州共青团员发展到50人,成立了11个支部。团中央特派员方尔灏兼任团地委直属支部负责人。

      1926年2月,方尔灏再度赴沪汇报工作。3月下旬,他从上海回到福州,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整顿了共青团福州地委。他和林铮、陈聚奎等17名团内的优秀分子转为中共党员。4月初,经党中央批准,正式成立中共福州地委,方尔灏任地委书记。同时,改组后的共青团福州地委也由他兼任书记。

      中共福州地委的建立,加强了福州地区革命运动的领导力量,作为地委书记的方尔灏更是全力投入工作,发动和领导群众,把福州地区的革命活动推向高潮。5月4日,福建大学、女子师范等校的学生不顾反动军警的镇压,分别举行了“五四”纪念会。9日全市各校几千学生游行示威,在南门与军警搏斗,而后出城,沿途散发宣传品。游行结束后,40多个学校的代表在英华书院召开学联临时代表大会,议决通电全国,报告国耻日活动的经过。20日,全市1000多名小学生举行游行。28日,电灯公司工人要求加薪,举行罢工。党组织立即展开活动,发动群众声援工人斗争。30日,学生联合会拟举行大规模集会,因当局防范森严,集会不成,改在城内花巷尚友堂召开演讲会。在红五月的活动中,方尔灏领导党组织发展了党员12人。

      1926年6月,党中央派蔡珊(陈哲生)来福州改组地委。改组后的中共福州地委由蔡珊任书记,方尔灏任宣传部长兼团地委书记。这一时期,方尔灏除组织和领导理发工会外,还负责农运工作。他和同志们深入农村发动农民群众,提出“减租减息”、“反对拉夫”、“反对苛捐杂税”等口号,在福州郊区和邻近各县筹建农民协会。

      1926年秋冬,为了配合北伐军入闽,党中央先后派王荷波、陈昭礼回福州开展工作。10月的一个夜晚,福州地委在剑池后义务小学召开党员大会。会议由方尔灏主持,王荷波在会上作了形势和任务的报告。会后,在王荷波、陈昭礼的指导下,蔡珊、方尔灏领导福州党、团组织全面展开了支援北伐、迎接东路军入闽的工作。地委根据王荷波的指示,大力开展策反工作,在东路军逼近福州时,争取了马尾系海军。在海军的配合下,北伐军把北洋军阀周荫人所属张毅部万余人消灭在乌龙江南岸瓜山一带。同时,方尔灏与其他12名党员冒着生命危险,直插福建省防司令部,要司令李生春迅速表态。在内外夹攻的形势下,李生春被迫放下武器,北伐军顺利进入福州。

      在国民革命浪潮的推动下,福州党团组织发展很快,到1926年冬,全市已建立党团支部17个,党团员发展到160余人。蔡珊、方尔灏派出许多党团员参加到国民党省党部的组织、宣传、妇女、工农运动、青年等部门中去;改组了国民党福州市党部筹备处,使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在其中占有绝对优势。这样,福州的工农运动更加迅猛地发展起来。地委组织了各行各业的店员工会,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福州店员总工会,以与右翼分子操纵的福州总工会相抗争。地委还积极组织四乡的农民武装,北门的战坂、马鞍,东门的前屿、后屿,南门的尚干、青圃,西乡的洪塘,都组织起了农民协会。

      由于工农运动的高涨,革命形势的急遽发展,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斗争日益激烈。中共中央为了加强对福建革命运动的领导,反击国民党右派势力的进攻,先后派出在东路军工作的共产党员徐琛、陈明等任福州地委书记,蔡珊任副书记,方尔灏仍任宣传部长。福州地委领导的地区扩大到长乐、福清、莆田、连江、罗源、古田、建瓯等县。这期间,蒋介石叛变革命的迹象更加明显,国共分裂已成定局。福州局势动荡不安,国民党右派势力活动猖獗。3月3日至7日,国民党反动派连日驱使暴徒冲进学生联合会会所,抢去文件,捣毁桌椅、器具,行刺代表和职员,散发反动传单,反动气焰十分嚣张。8日至10日,国民党反动派到处殴打学生联合会的代表,殴打共产党员,威胁罢工工人,还唆使反动工会诱骗工人在南公园集会,发出反共叫嚣。面对这些挑衅,王荷波、徐琛、方尔灏决定组织群众进行反击。10日清晨,福州大街小巷贴满“打倒反动派”的标语。下午,40多个团体、万余人在南较场集会。会后,举行示威游行,陆军干部学校的学生参加了游行,队伍发展到4万余人。对于这次游行,当时报载:“群情汹涌,愤不可遏,诚空前未有之大示威运动也。”3月底,国民党右派在福州的代表人物林寿昌继续驱使暴徒四处殴打进步学生、工人、反革命气焰甚嚣尘上。当此危急之时,地委书记徐琛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大家认为地委除留少数人坚持工作外,其余人员应立即疏散隐蔽。根据地委的决定,方尔灏、陈应中等同志留下坚持斗争。4月3日,反动派在南较场召开“拥蒋护党”大会,公开反共,并残杀了共产党人方毅威,白色恐怖笼罩整个福州。当晚,福州各城门均为国民党右派势力所控制,特务分子穿街过巷搜捕共产党员。方尔灏赶回家中,及时烧毁了党团的机密文件。4月4日凌晨,由于叛徒的出卖,他与陈应中等5人同时被捕。在狱中,方尔灏同反动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对被捕的同志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承认是共产党员。”他虽受尽酷刑,但决不吐露党的机密。他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只要两手还能动弹,都坚持写日记。每当那难以下咽的饭菜送来时,他总是鼓励难友们:“吃饱饱的好给敌人算帐!”在这期间,福州郊区的农民曾多次组织队伍到国民党省党部、公安局请愿,要求释放方尔灏。4月28日,穷凶极恶的反动派不顾人民的反对,悍然将方尔灏等6人杀害于福州西门鸡角弄刑场。方尔灏牺牲时年仅23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