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仓山 > 文献资料 > 正文
  • 吴石将军狱中遗书
  • 2014-12-30 来源:仓山区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我家累世寒儒,读书为善,向为乡(邻)戚友敬爱。先君生余,已届晚年,所期许者甚深。余于民元参加学生军,北伐满清,未几和议告成,乃从入伍生而预备学校而保定军校,嗣更留学日本炮兵学校与陆军大学,在学时期,以勤苦劬学闻于侪辈。保定军校与留学日本,均得以第一人卒业。任事以还,忠慎勤清,绝不丝毫苟且,一息偸安。凡我师生僚友,无不称道,不绝于口。所著成绩,知我均能道之,不愿具述。
      余韶龄颇聪颖,第因体孱多病,先君又衣食于奔走,致少年失学,幸入军事学校后,自知励志殚力苦读,不特文艺学术,出人头地,而体魄与术科亦极强胜。壮岁旅居北燕,受业于何梅生先生之门,经义诗词,亦见精进,极蒙梅生夫子之赞许。友朋多以十二能之人自我,盖谓娴中外古今兵学,通文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能英语、能日语、能骑、能射、能驾、能泳也,不图今日竟陷此悲境。不能自保其身,亦可痛也。
      自幼读书,颇知敦义爱人,自力学至于任事,四十年来,对于助人一事,往往超越一已能力范围,对于恤贫周急,以及患难失业之救济,冤狱之平反,慈善之提倡,经予一手力行者,不知凡几。今兹陷于囹圄,又复依谁能救我乎。可笑亦复可哀!
      余年廿九,方与碧奎结婚,壮年气盛,家中事稍不当意,便辞色俱厉。然余心地温厚,待碧奎亦克尽夫道。碧奎既能忍余之愤怒无怨色,待余亦甚亲切,卅年夫妇,极见和睦。此次累及碧奎无辜亦陷羁缧绁,余诚有负渠矣。提及儿女,至为伤心,长男美成,原在武汉大学肄业,不幸于民卅五乘轮返京,途中轮遭回禄,美儿失踪至今生死未卜,余与碧奎朝夕思念不置。二男展成生二月殇,四男、五男均于抗战期间,因乏良医良药,一因脑膜炎死于桂林,一因肺炎死于贵阳。两儿聪颖异常,爱我尤甚,均遭夭折,岂不痛哉!三男韶成、长女兰成,原在南京中大与上海医学院肄业,音书断绝,已期年矣。余最钟爱之少子健成今年才六龄,自伊呱呱坠地以来,虽未久离余膝下,朝夕拥抱调笑,无所不至,其足以解我忧愁。诚惟此子是赖,春间方报名入私立幼稚园,余尚未见其入学已被逮,不知父子尚有见面之日否?思之不禁泪涔下矣。
      余著述除军事学课本多种,不计外,第一部出版者,为《兵学辞典》,抗战前虽再版,抗战间继续三版,并继以初续两编刊行,国内外莫不视为最优良之军学参考,胜利后本拟综合三编,重新修订,以人事总总未果。在陆大教授时代,尚编有《孙子兵法简编》及《克罗则维兹兵法研究》已印行,《左传兵法》初稿已完,惜于桂柳会战稿遗落,近正思着手重编,亦未果。抗战以来,编有《新战术之研究》、《新国防论》、《游日纪行》(是稿尚存颂络处)。近来对于文武并重之精神,力加提倡,著有短编约十种,尚有《抗日新战法》、《抗日回想录》、《历朝武学集解》等书,均集有资料,正拟着手编纂,今此愿难偿矣。诗有《东游甲乙稿》已印,《牙牙集》与十年来所成诗稿均未印,诗稿百余阕,亦于战时丢失。是均愿知我诸友好,设若予有不幸,为我辑印之也。
      余唯一资财全在书籍,民二十六以前,在南京所有者,最为可观,以日本一切军事学参考资料(中有日本秘密兵书甚多)与余在日本陆大所得教程与个人战术战史作业等原件最为珍贵。其他各种古书,亦不在少数,乃因抗战撤退南京所携带者仅少数而已,在桂亦经添补,桂柳会战退却,亦无法携带遭二度损失。胜利后复经多方收集,大部在福州乡中,亦望将来儿辈善为整理保存,能请诸友好协助为我设小规模图书馆,以作纪念,俾我爱书与艰读之美习,传诸后人,则何幸如之。
      余素不事资产,生活亦俭朴,手边有钱,均以购书与援助戚友。抗战前余薪入较丰,所羡余于抗战期间,补贴无遗。胜利后以人事纷冗,用度较大,有赖刘功芸兄与长芝族重侄经济上援助者靡甚,余何能忘之。所望儿辈体会余一生清廉,应知自立为善人,谨守吾家清廉家风,则吾意足矣!
      十余年来风尘仆仆,又因抗战八载,以迄于今,戎马关山都无闲逸之境。致读书养性功夫,大大欠缺。而有今日失足,夫复何言,夫复何言!
      天意茫茫未可窥,遥遥世事更难知。
      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
      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
      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