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资源 > 革命遗址 > 正文
  • 难忘的革命遗址----福州何厝里
  • 2015-11-19 来源: 作者:陈世明
  •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讲好中国故事的要求,我以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追忆革命遗址何厝里的难忘往事,以传唱中国精神的正气歌。  

      一

      在烽火燃烧的年代,福州上杭路何厝里是中共福建省委的一个重要据点,省委曾镜冰、王一平等多位领导和许多党员群众在这里活动过。早在1938年,福州虚传日寇已在福清高山登陆,中共南通、南屿(二南)区委就在何厝里召开紧急会议,何希齐、郑震霆、林白等10位同志参加注1。常驻这个据点的有何希齐、林威廉(林白)、何友礼、何友于、何友芬等。他们理想坚定、爱国爱民、敢于担当、无私奉献、经历艰险坎坷,一片丹心,矢志不移。有的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有的转战城乡,顽强战斗,逆境中创奇迹,彰显出共产党人的高尚风范。

      二

      往事历历在目,我记忆的深处浮现的是何家两青年何友礼、何友于如何成长为革命英雄,如何指引我们从学生快速地成长为共产党干部的艰辛历程。

      1944年春,我在英华中学的班友何友礼从上海圣约翰大学转到内迁邵武的福建协和大学(简称协大),途经福州,住何厝里,得到林白的革命启迪。他到校后协助曾焕乾同学秘密组织读书会(共9人),通过学习马列主义书籍,阅读《新华日报》(刊有“论联合政府”“论解放区战场”等),开展爱国民主学生运动(如1945年的反对邵武姚家恶霸运动和收回女生会客室运动),引导我们热烈地生、有意义地活,满腔热情地奔上革命道路。

      1945年秋,何友于受党派遣入协大,准备建立党组织,但因抗战胜利,学校迁回福州郊区魁岐,改在福州进行。

      同年12月,中共闽江工委在福州成立学生工作委员会(简称学委),书记曾焕乾,委员何友于、何友礼。1946年2月,友礼、友于在何厝里介绍我加入共产党,这是我人生中的重大转折。接着学委在茶亭真神堂后座(我家住宅)建立协大党支部,我任第一届支部书记,由友礼在校直接领导。

      1946年4月,何友于被提升为闽江工委委员。7月24日,闽江工委在螺洲召开干部会议,号召争当革命英雄,我们都积极响应。

      紧接着暑期学委也在螺洲通宵开会,改选学委,由友礼担任第二届学委书记,我和王毅林为委员,把茶亭真神堂作为学委活动据点。那时友礼已脱产,有一个月住在我家,向我母亲马淑钗进行革命教育,讲述高尔基著作《母亲》的故事,提高她的思想觉悟。从此,何厝里和真神堂联成一条线,马淑钗、董桂英(何友芬母亲)、吓春嫂(淩尚武母亲,在魁岐)都热诚支持自己的子女参加革命工作,进而这三位妈妈也投身革命,当时人称“革命老妈妈”。注2

      1947年2月22日至25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龙山会议召开。会上宣布闽江工委扩大为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即城工部)。友于、友礼都是会议领导小组成员,都被评为英雄,我为模范工作者。会上还宣布林白为地下军司令员。会后,我们响应知识分子干部到农村去的号召,与雇农结合,开展爱国游击战争。我被任命为福(清)长(乐)平(潭)县工委书记,离开只差一学期毕业的协大,先去福清县开辟从平潭经福清到福州的秘密交通线,重点是东张镇灵石山武装据点,这是我一生中又一重大转折。

      三

      闽江工委于1945年8月成立(后为城工部),经历了艰险、复杂、曲折的斗争历程,先后遭遇1947年9月的“庄征问题”和1948年4月“城工部事件”的严重挫折。“城工部事件”后,与上级失去联系的基层组织仍分散在各地独立地坚持斗争。到福建全境解放时,由城工部组织发展的革命武装队伍达20余支, 400余人枪,并主动解放了一批城市和乡村。解放军入闽后,城工部组织领导的游击队都给予了积极的配合。总之,城乡工作的成绩是辉煌的。

      由于林白、友于、友礼、友芬等党员干部均属于城工部,“城工部事件”发生后,因友于长期在城工部系统工作而受到牵连,1948年4月在泰宁受到审查,不久蒙冤遇难。友礼也于1948年4月被调到闽侯县游击区接受审查,不久蒙冤罹难,两位都年仅23岁。

      1948年4月城工部冤案后,活跃在何厝里的其他城工部党员、干部群众对党忠贞不渝,继续坚持革命,相信党、相信组织,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1948年12月,林白(时任城工部副部长兼五县中心区委书记)接到省委通知上山开会。他明知此次上山有危险,但仍写好遗书,妥善安排后按时上山。经过3个月审查返回福州,为了接受党的考验,他加倍地努力工作……。

      林白所领导的游击队被赞扬是一支“质量好、成份纯,战斗力强的队伍”。注4

      平潭人民游击队于1949年5月接到“限十日内为解放平潭以实际行动来说明自己”的命令。当时张纬荣(何友芬的爱人)领导的这支游击队力量十分薄弱,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破釜沉舟,与敌人决一死战,最终于5月5日解放平潭县城,“创造了闽浙赣游击斗争史上的奇迹”。注5

      何友芬16岁就在文山中学从事地下工作,后跟随林白一起在东岭等地打游击。她主动关怀、帮助被捕的同志亲属,还动员何友芬和我的母亲,冒着生命危险,积极做好联络、后勤、宣传和家属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两位母亲分别在台江和安泰居委会服务,还立功受奖。注6

      直至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为被错杀的同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何友于、何友礼等为革命烈士。林白、张纬荣等英雄事迹和牺牲的烈士事迹都在龙山会议纪念馆等处展览并载入了《福州师范大学暨附中革命烈士传略》、《英华英烈》、《红色感动---林白同志纪念文集》等史册。

      1992年何厝里被拆迁前,中共台江区委在现场召开座谈会,老前辈黄扆禹、杨兰贞、舒诚等都参加,以亲身经历畅谈何厝里的革命历史,阐述了它的历史背景和历史地位,充分肯定了它的历史价值,如今,革命遗址虽然拆迁了,但革命精神永存,历史经验和教训可以在新形势下更好地运用。

      注1.《红色感动---林白同志纪念文集》第15页,2011年版

      注2.《革命据点茶亭真神堂近况》,载于《台江党史资料》总第20期,1987年版

      注3.《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组织史概要》第3页,2008版。

      注4.《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组织史概要》第124页、134页.

      注5.《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组织史概要》第132页.

      注6.《亲如姐妹的三位革命老妈妈》,载于《福州党史》2010年第3期。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