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一个正白旗满族老太的抗日传奇
  • ——记舒诚同志二三事
  • 2015-11-26 来源:《福州党史》2015年第2期 作者:林万国
  •   原拟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中,要唱重头戏的我省著名抗日老太­——原省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舒诚,于2015年2月6日凌晨2时50分不幸病逝。

      女儿和亲友们为她撰写的两幅挽联,分别是:“无私无畏无止步全心全意奉献,爱国爱民爱真理永生永世继承”、‘“豆蔻即革命打江山峥嵘岁月,耄耋志不移兴中华诚廉一生”。

      了解舒诚一生历史的孙子清(原省人民出版社革命史编辑室主任),闻讯也送来挽联:“闽都带头宣传抗日三山留誉,南京领导反汪斗争千古流芳”。孙子清说: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舒诚“在福州领导学运抗日救亡”和“主持南京工委与汪伪斗争”是她光辉一生中两个最大的亮点。

       

      豆蔻入党

      舒诚,1921年11月出生于福州市蒙古营沙帽井一个满族正白旗家庭,家道中落成贫民;在爷爷“手把手”教练下,学会一手好书法,先后就读于省立第一小学(实验小学)、省立第一中学(福州一中),成绩优异。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16岁的省立一中学生舒诚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7年11月由闽东北抗日军政委员会主席王助和福州工委委员、战地妇女宣传队队长林琼(林白胞妹,又名林君玖)介绍入党。

      1938年初,李铁同志来福州任福州工委书记。他是北京“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骨干,对城市地下工作、青年活动、学生运动很有经验。

      李铁到任不久,就决定成立青年工作委员会(简称“青委”),由郑挺任书记、卢懋举(榘)任宣传委员、舒诚任组织委员。面对国民党在青年学生中大肆发展三青团组织的态势,李铁决定:“我们要针锋相对地大力发展我党外围群众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建立最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

      “民先”队部就设在福州下杭路108号生顺茶栈(欧阳天定家),由欧阳天定任“民先”福州市队(首任)队长,舒诚任党团书记。舒诚从此辍学专职从事地下革命工作,日夜奔忙于各大中专院校、工厂、农村,宣传、发动群众参加各种抗日救亡组织,从中发现积极分子,建立发展“民先”和党组织。

      卓有成效

      根据李铁和福州工委指示,舒诚到基层各支部组织党员学习《共产党宣言》、《联共党史》、党中央及省委指示,要求:每个党员都要带头参加抗日救亡宣传工作,要充分利用“福建抗敌后援会”的合法旗号,发挥各自优势,迅速组建和大力发展各种宣传抗日的宣传队、演出队、剧团、歌咏团、战友社、读书会、同乡会等群众团体,从中发动群众、组织群众、领导群众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工作。

      “民先”成员和党员们闻风而动,纷纷创办各种抗日救亡刊物,制作报栏、漫画栏、宣传栏,组织正反方公开辩论会、“飞行”集会、时事会、读书会,开设 夜校、训练班,举行街头演唱、下乡演出、散发传单等群众活动。其中,最便捷、最成功的是组织唤醒队,每天清晨到居民区沿街呼唤:“快起来!要清醒了!不愿当亡国奴的人们团结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最后,发展到连巡夜的更夫、早市小贩和群众都会跟着我们一起呐喊!

      女中支部

      舒诚十分重视在女工、女生中开展工作、发现积极分子、发展女党员;并把工运与学运相结合、妇女工作和宣传抗日救亡相结合来综合考核,从愿意下厂、下乡去宣传、发动群众的女生中,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女党员。

      福州文山女中(现改名“福州八中”),当年是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许多优秀女子都集中在这里学习,这里也成为舒诚的一个工作重点。舒诚利用自身优势,频繁进出文山女中,该校女党员支部就是由她亲自布置 、发展、组建的。

      文山女中的女党员们,原本就能歌善舞,在“民先”和党组织的教育、宣传和强化训练下,一个个都变成演说家、出色的业余演员和发动群众的女将。在街头时事演讲,“飞行”集会,下厂、下乡演出,教唱、传唱、大唱救亡歌曲等宣传活动中,到处都留下她们矫健的英姿。在工厂、集市、街头演出“放下鞭子”等救亡文明剧时,文山女中党员们的精彩表演,常使充当反面人物的配角演员被激愤的群众当场打骂。文山女中党员们开心地总结:“这比演‘周瑜打黄盖’更来劲,打的越狠、骂的越凶,说明我们演出越成功!”

      文山女中支部,很快成为“民先”和福州工委的品牌。她们不仅代表“民先”,分别与省抗敌后援会宣传队第14分队、第31分队以及各地战地文化专业演出队同台演出;每逢哪里有艰巨的宣传任务,舒诚也总是带文山女中学生党员一起冲锋陷阵。

      珍贵照片

      1939年2月初,舒诚到新四军福州办事处汇报工作。李铁通知她:国共合作出现裂痕,国民党当局已下令取缔“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抗日救亡群众团体,你的身份已暴露,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组织决定送你去新四军军部学习,在交通员没来接你之前,你先去闽清指导、帮助成立民教工作队。

      说完后,李铁交给舒诚一本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并告诉她:你的组织关系介绍信和福州工委上报新四军军部的情报,都用密码写在这本书里,并发给5个银圆作路费。

      舒诚是1939年4月2日离开福州,奔赴新四军军部,直至1958年才调回福建工作的。她虽然只在闽清工作一个多月,但是在闽清最大古民居“宏琳厝”中,至今还保留着:舒诚和项南等同志当年的工作旧址原貌和工作照以及他(她)们旧地重游时的巨幅照片。这不仅说明他们当年组建闽清民教工作队时的工作效率,迅速地从县城向偏远山区推进;也表明了闽清人民对他们的敬重、赞许和感谢。

      2014年11月间,笔者带着舒诚与文山女中支部女党员合影的复印件去走访舒诚。舒诚阅后说:我也是1999年在《福州革命史画册》上才看到这张照片的,并认出我就在前排左一位置,我既不是内迁永泰的文山女中学生、也不是文山女中支部成员。当年,我是作为“青委”组织委员、“民先”党团书记和基层支部党员合影的。这张照片也不是1939年在永泰拍的,而是1938年秋在黄巷赈灾演出时,李铁叫联络员庄草就近从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取来相机拍的。当年的照相机,可是稀罕的奢侈品,不是你想 拍照就有相机。

      地下秘密工作要求:上下级要单线联系,不准上下级合影。文山女中支部党员,是根本不敢跑到照相馆去拍集体照的。但是,连舒诚本人也搞不清楚,当年李铁为什么要“违规”拍这张照片。然而,这却是一张十分珍贵的唯一照片和革命文物;文山女中、女党员们与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领导人之间的不解之缘,还鲜为人知。

      经组织批准,1941年底杨瑞玉与庄征(城工部首任部长、省委委员)结婚;1947年9月5日庄征因城工部冤案罹难,一个月后杨瑞玉也被错杀。张聪敏嫁给孟起(城工部委员、省委候补委员),因城工部“布案”于1947年8月30日(农历七月十五)夫妻同时在福州高湖乡江边村被捕;1948年11月孟起牺牲在南京雨花台刑场,张聪敏一直关押到南京解放才获释,后随南下服务团回福建。

      还有:文山女中42届的程宝兰,于1947年3月嫁给李铁(省委委员、城工部第二任部长);李铁1948年4月初因城工部冤案被错杀,程宝兰顶着“反属”帽子受尽白眼,直至1956年才平反。舒诚后来由入党介绍人林琼牵线,也于1957年底嫁给林白(原城工部副部长、林琼的胞兄),并于1958年调回福建,历任省计委秘书长、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福建日报总编,省二轻局局长、党组书记,省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

      面对与文山女中支部女党员合影的老照片,舒诚百感交集地说:“革命成功确实来之不易,杨瑞玉牺牲十分悲壮,张聪敏被捕受尽酷刑,郑君玉党籍没有恢复……莫非真的是红颜薄命?其实,这些不幸原不应该发生,正反两方面的教训要认真总结,要以史为鉴、资政育人”。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