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林白同志与罗源三年解放战争
  • 2015-11-19 来源: 作者:游德馨
  •   林白同志1936年就参加秘密救亡团体—福州大众社,当年到宁德参加叶飞同志领导的闽东游击队。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到皖南新四军教导队学习过。担任过政治交通,省委党校军事教员,闽江工委常委,闽浙赣省委城工部副部长、地下军司令兼中共闽清、古田、林森、罗源、连江五县中心县委书记。福州解放后任福建军区独立团团长。1956年担任中共福州市委常委、福州市副市长。

      解放战争三年,罗源县的反蒋革命斗争,是在中共闽、古、林、罗、连五县中心县委和林白同志领导下开展起来的,并很快打开局面。在县城关和农村建立了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丁、抗税、抗租、抗粮的“四抗”运动,组建革命的游击武装队伍,打击地方基层反动势力。组织罢课与三反斗争(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使全县革命热火猛烈燃烧。

      罗源县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罗源广大群众在同盟会员陈文的指挥下,围攻县衙。1931年5月成立了罗源第一个党支部---中共应德乡党支部,揭开了罗源工农武装革命新的一页。组织一百多位农民举行“飞竹暴动”,解除民团武装,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壮大革命力量。先后摧毁了凤坂、百丈等十多个民团。1934年3月成立了罗源县苏维埃政府。8月寻准洲、乐少华、粟裕率领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连、罗游击队配合下,攻克罗源县城,歼敌1000多人,枪毙反动的伪县长,极大地鼓舞罗源人民斗争士气。同年9月下旬,在中共闽东特委委员叶飞领导下成立罗源县委。全县建立了173个乡、村苏维埃政权和赤卫队、儿童团、巡逻队。成为闽东苏区两个中心之一。罗源工农武装迅速发展,震惊了国民党当局。1935年春其武装力量猛烈反扑,大举围剿,1000多名革命领导者、游击队员及革命群众惨遭杀害。苏区大部沦失,革命转入低潮。

      1937年七七事变后,罗源儿女积极开展抗日斗争。次年200多名游击队员加入新四军,奔赴抗日前线,参加奇袭虹口机场、黄桥等战役。1943年中共英华中学特支书记孙道华与地下党员傅孙焕应邀来罗源初级中学任教。他们是我的初中老师,孙道华教历史,傅孙焕教数学。当时他俩是处在与党失联状态,一方面教书、找党,一方面进行革命活动,在师生中传播马列主义,宣传抗日救亡思想。教唱革命歌曲《中华颂》(词曲全部是《延安颂》,只改两字延安为中华,以避国民党审查)、《延水谣》、《歌唱祖国明天》、《阿里郎》、《我们在太行山上》、《河边对口唱》等抗日歌曲。排练《红色的马》、《压迫》等进步戏剧。带领学生在城关、北山、巽屿等地演出,宣传群众,培植革命火种。在太平洋日军节节败退以后,1945年5月20日,占据福州的日军收缩北上,经过罗源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愤怒的群众袭击过境日寇,击毙十余人,七天后溃败北闯。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妄想独吞胜利果实,全面发动内战,向解放区进攻。解放战争三年,罗源的反蒋武装斗争是在闽、古、林、罗、连五县中心县委和林白同志领导下开展的。本来斗争形势如火如荼。不幸的是1947年底1948年初区党委负责人捕风捉影,主观臆断,严刑迫供把城工部打成国民党红旗特务组织。一百多位优秀党员骨干遭错杀,组织被解散,责令下属组织刈断与城工部关系。闽、古、林、罗、连五县环抱省会福州,是福建反动统治的中心。敌人以强兵对上述地区的革命武装进行围剿,五县中心县委及其所属游击队,包括罗源县工委和游击队,处在腹背夹击极其困难的境遇。在这极其艰难的环境下,能克敌制胜,不能不提起林白的光辉事迹。

      林白同志是中共罗源工委的直接上级。城工部冤案发生后,城工部仅留下来的职务最高的领导人。他忍辱负重,临危受命,高举红旗,带领干部,深入五县边界地区发动群众打土豪、组织暴动,创建游击根据地,拉开武装斗争序幕。五县中心游击队,以化零为整、化整为零、声东击西、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等游击战术狠狠打击敌人。解放军入闽后,他动员群众拥军支前,为人民解放军修桥铺路,筹草借粮,了解敌情,开展侦察,当好向导。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罗源、连江、闽候、福州等地。在林白领导下仅仅二年多时间,五县中心县委开创时只有60人枪的游击队发展到3500人的游击武装。31军党委称赞林白游击队是一支质量好、成份纯、战斗力强的人民游击队。十兵团司令叶飞表扬林白领导的游击队与解放军作战配合得好,是一支组织性、纪律性强的人民游击队。

      为什么能在逆境中创造奇迹,为什么能在腹背夹击情况下打开局面,我们不能不从一位坚强的马克思主义者身上找到答案。

      林白同志是一位坚强的马克思主义者,对革命有坚定的信念,对人民事业有必胜的信心和强烈的责任感。在国民党反动军队的重兵围剿,同时受闽浙赣区党委领导人的误判而追捕,自己又身患肺结核吐血不止的情况下,仍然以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气慨坚持斗争,在担架上指挥战斗。林白同志是一位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共产党员,他上山东岭村第一次召集全体人员会议时就提出,全体共产党员、干部、革命者,首先必须树立群众观点,时刻要注意党和群众关系,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通过群众运动发现积极分子,提拔精锐骨干建立武装队伍。他的行动是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准则。1949年5月,他的游击队三个连在王金钿大队长带领从北峰铁坑村进入罗源县。原计划攻打罗源县城,但当地干部张道禄和广大贫困农民要求先解决群众吃粮困难。当他得知霍口、西峯一带农民春荒时节生活极端困难时,即改变主意,先攻打国民党霍口粮库,把仓内1800多担粮食分给群众,解民困于倒悬。从1948年2月起,共开展破仓分粮有4—5次,贫苦农民获粮4—6万担,得到民众的拥护。

      林白同志刻苦深入地学习研究毛泽东游击战术,结合实际充分运用到当时的战斗中。1948年8月,五县高山顶学习班遭敌人“围剿”,林白同志决定学习班干部分散回各县开展群众工作,游击队组成小分队分散到东岭.连江等地,总部转入敌人心脏福州魁歧村的后山,使敌人扑空。游击队又进一步扩大,各县工作也进一步开展。采取突然袭击,出敌不意以少胜多来打击敌人,壮大自己。1949年4月林白同志得知连江北茭村住扎水警一个连,武器精良,但纪律松懈,高利放贷,经常迫债临门,群众怨声载道。林白同志布置当地党员做好准备,一面杨言要攻打罗源县城,转移视线,一面抽调十三位精干由郑依敏.郑崇德带队当夜出发,天蒙亮,在北茭群众配合下,突然发起攻击,敌人在睡梦中晕头转向,死伤六人,全连士兵举手投降。收缴三八步枪六十支,轻机枪一支,十发驳壳枪两把,及一批子弹。缴获的物资大米分给群众,我队牺牲一位战士,取得以少胜多的战绩。

      林白同志是有坚强党性和组织纪律性。城工部冤案发生后,许多地下党员、干部思想不通,他反复告诫大家,当真理原则性与组织纪律性发生矛盾时怎么办?他认为一个共产党员,一定要服从组织。但是组织决定是错误时,一方面要服从组织决定,但又不能放弃真理。要以正确的态度帮助组织弄清问题,改正错误。自己要加倍努力搞好工作,来证实自己对党的忠诚。城工部冤案发生后八个月错杀一大批革命同志之后,于1948年12月,闽浙赣区党委通知林白上山接受审查。这消息一传开,大家都担心此去凶多吉少,或者一上山未问先斩,劝他不要上山。林白同志却坦荡地说:为了证明我们这个组织是清白的,我更应该去,向党组织讲明真相。你们狠狠打敌人,我就会越快回来。他写了一份遗书带在身边,内容是“十多年来虽无功,亦无过,审查好后给我证明,我领导下的小鬼关系,希党接上”。在山上三个月,他被单独关在草楼审查,以清泉冷饭度饥,外面不时造作种种假象来考验他,最后王一平说了一句:快要解放了,林白问题可待解放后再审查。这样林白才得以安全回来。他把生命都交给党组织的高贵品质是十分难能可贵。还有他在对敌斗争中的高度警惕性、严明纪律性、战斗灵活性和对干部的教育爱护,是他所领导下的队伍能战胜敌人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罗源解放战争的游击活动,能迅速发展,战火能越烧越旺,得益于林白同志卓越组织才能和高超的领导艺术。

      “1947年6月闽东特委林立同志组织骨干力量,分赴闽东各县开展工作。先后派陈延藩、温汉钦、陈式山等同志来罗源(当时罗源归闽东片)。不久建立党的支部。1947年底发展了一批党员,为党组织在罗源全面铺开工作打下了基础。1948年2月成立中共罗源工委,陈式山为书记,正式归五县中心县委和林白同志领导,林白同志派郑依敏、陈屏繁来罗指导,工作重点由城镇转向农村。大批骨干深入农村、山区,发动群众“抗丁、抗税、抗租、抗粮”的四抗斗争。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通过斗争吸收一批工农积极分子入党。先后建立城郊、平原、北区、西区、东区五个区工委组织和32个党支部、党小组及一批贫农团、贫雇农小组。全县建立五个秘密联络站。在县城组织党员学习文件,提高党员政治理论水平,开展统战、敌工工作。进行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三反斗争,发动小学教师索薪罢课。反对反动军队的掠夺,秘密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壮大革命声势、扰敌军心、瓦解敌人。1948年7月,林白同志在福州小北岭高山顶召集五县中心县委游击队会议,有古田、平潭、林森、连江、罗源等县党的负责人60人参加。会议通过总结斗争经验,进一步部署第二战线工作。罗源县派陈式山、林亮同志参加,学习游击战争经验。同时在林白同志支持下,发给五支短枪组织游击队,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从敌人手里夺枪武装自己,很快组成一支130多人,拥有卡宾枪,冲锋枪、各式步枪的武装队伍。多次收缴地方反动武装和伪乡政权的枪支武器,开展伏击顽军活动,收缴一批美式枪支、弹药、军用物资。从而打击了敌人,锻炼了游击队员,鼓舞了革命群众。

      斗争是残酷的,我的一位小学同学黄兆友曾因受嫌疑被捕,受严刑拷打。黄兆宜、黄兆友是双胞胎孪生兄弟,两人不但脸型、体型、仪表十分相象,连发音、举止行动也完全一样。他俩都已入党参加革命,黄兆宜是罗源游击队代理队长,黄兆友在县城关搞地下秘密工作。黄兆宜率领的游击队,在飞鸾岭南洋楼突袭解除了国民党武装,枪支檄来以后,将俘虏宽大放走。回到县城,偶尔遇上黄兆友。经过几番试探,断定是他突袭缴械的,将其逮捕。受尽吊打、老虎凳、假枪毙等刑罚。兆友同志咬紧牙关不吐半句,保持共产党人高尚气节。经过组织营救,由本县乡绅士出面交涉担保,才取得释放。1948年6月我由福州放暑假返罗,经林亮同志介绍在体仁小学(地下党据点)与罗源工委陈式山书记等同志会面。由于地下工作纪律规定,相互间不能暴露身份,不发生组织上关系,但工作上可相互支持。1948年下半年式山同志来福州,上北峰高山顶受训时,先到福州我的据点,包装后再出发。当我们党小组创办大众报,缺乏资金时林亮同志支持我们半钱黄金。

      1949年初国民党败局已定,人民解放军即要渡江前后,闽中公开贴出布告,向全社会诬指林白、刘文耀是特务,予以追捕,在连江县游击队进行策反、并派人叫去罗源县工委陈式山同志,要他宣布起义,反对林白同志。他巧妙地摆脱对方控制返回罗源后,县工委领导同志们认为林白同志忠心为党、苦斗为民,路线、方针以及对敌斗争政策、策略,对干部、群众的教育等方面都符合党中央的规定,看不出有特务嫌疑,认为反戈反对林白是错误的。既然闽浙赣省委宣布解散城工部组织,罗源县游击队这支队伍的苗子原从闽东来,再回到闽东去。派人到闽东与陈邦兴同志联系编为闽东游击队第三连。解放后林白同志对式山说:“你陈式山同志,当时采取回避措施是对的。”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