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砸碎旧政权 建设新福州
  • 2014-03-25 来源:《福州城市接管与改造》 作者:刘敏

  •   2、资遣安置
      福州解放后,新生的福州城面临着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百孔千疮的烂摊子,饥饿、贫穷、污秽交织在一起。因国民党溃败而出现的散兵游勇和旧机关裁减下来的人员以及因长期战乱和灾荒而流浪城市的农村灾民,涌塞城市的各个角落,社会秩序一片混乱。为了医治战争创伤,稳定社会秩序,安定人民生活,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为建设人民的新福州打下基础,党和政府采取了积极有效的安置措施:资遣国民党军队散兵游勇;疏散城市流浪人口;动员和遣送因灾害战争流入城市的农民回乡生产;救济城市贫民、失业工人、失业知识分子,组织生产自救;安置孤老残幼,保障其基本生活;收容改造妓女、游民,通过思想教育、职业训练,使他们革除恶习,成为新人。
      1949年8月16日晚,国民党军队仓皇逃离福州,解放军乘胜追击,俘敌35000余名,但尚有部分散兵游勇在榕城游荡。随着8月17日福州城的解放,收容遣送散兵游勇,已成为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市人民政府迅速在小桥区横街设立散兵游勇收容所,以福州警备司令部为主,公安局、民政局协同办理。至11月,登记收容散兵游勇6855人,经过教育,分散遣送.4632人回乡生产,每1人每日以60华里计程,发给路粮大米3市斤(按每日市价折合人l民币发给)。同时还采取集中遣送的办法,由政府雇用船只,整批l遣送散兵游勇204人,发给路粮7355斤。1950年,福州市人民.1政府还办理过战俘遣送工作,换发本市印制的《介绍遣送回籍生产证明书》,并按路程远近,发给路粮。遣送外省战俘183人。至 1950年上半年,收容遣送散兵游勇工作初步完成。此后,少量流,散社会的散兵游勇以社会闲散人员给予收容、改造。对接管的旧政权机构的4000多名职人员.人民政府根据“洲结教育,改造思想”的方针,以自愿为原则,采取安插录用,教育改造,资助回籍,改行转业等办法处理。对有一技之长的旧职人员进行审查,对无显著劣迹、品质较好的分别予以录用。1949年,仅民政、财政、教育、建设局,秘书、房管处、法院及5个区公所即录用221人。同时,抽调旧职人员参加学习.改造思想。1949年初。还先后组织两批300余名旧职人员编队学习。
      对自动申请回籍生产的旧职人员,由市军管会根据各人路程远近及家属多寡,分批给予资遣安置。至1950年5月.共资遣319人,发出路粮27166斤。其间,市民政局结合登记、清理.对原国民党市政当局裁减滞留城市的旧职人员1867人,也给予资遣回籍,资助路粮853010斤。
      对于流散在城内的几千名农村灾民、难民,市人民政府根据实际情况,把动员和资遣灾民回乡生产、重建家匾终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从1950年至1953年,先后为3506名流入城市的灾民发放了路粮和回乡生产证明书。1953年后,流散在福州城内的灾民基本返回故里。
      无业游民,是福州解放初期的一大包袱。他们无衣无食,涌塞在城市各个角落,扰乱社会秩序。市人民政府在遣送散兵游勇和外流灾难民之后,即着手收容、改造社会无业游民。1949年至1951年,先后动员资遣游民700余人回乡生产。
    1951年1月,市民政局接管了私立福州救济院,改组为福州市生产教养院,成立福州市儿童工读学校,当年收养无家可归、流浪乞讨的孤老残幼503人。10月,福州市第一届第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关于加强社会治安、收容改造游民的议案》,11月1日,市民政局即于中山路武圣庙设立福州市游民教养所,配备干部10名,负责社会游民收容改造工作。11月17日深夜,全市民政、公安部门统一行动,清理收容游荡社会、露宿街头的惯乞人员182人,集中送市游民教养所。后又陆续收容游民153人。
    教养所根据市人民政府“思想教育与劳动改造相结合”的方针,施予政策、纪律、思想、劳动教育和前途教育,组织他们从事理发、洗衣、修补等行业的工作,督促他们学会一技之长,树立寄生耻辱、劳动光荣的思想。经过一年半的思想教育和劳动改造.先后批准252人离所就业或返乡生产。1953年7月,游民教养所撤销,部分儿童转送市儿童工读学校学习,少数无家可归的残老者并入市生产教养院长期教养。
      3、平抑物价,安定人民生活
      饱受国民党统治时期通货恶性膨胀、物价飞涨之苦的中国人民,解放后迫切要求稳定物价。但投机资本家却利用当时军费开支大,国家财政经济困难,兴风作浪,先后掀起了四次物价大涨风,对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受其影响,解放初期,福州市场上也出现了两次较大的物价涨风。第一次在1949年9月初,由于特务造谣,不法资本家乘机抬价,牟取暴利。以金银黑市带头,使粮食、棉花价格上升。福州市军管会号召全市人民打击金银投机活动,工人阶级起来响应,学校师生上街宣传,物价迅速回落。第二次涨风发生于1949年11月初,受上海物价的影响,纱布、粮食率先上涨,从9月起主要生活必需品价格直线上升,来势甚猛。纱布、粮油价格涨幅达到两倍以上。
      福州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部署,采取以经济措旌为主,辅以行政手段,迅速在制止通货膨胀、稳定金融物价方面取得成效。
      (1)规定货币比价。解放初期,福州市是一个经济不能自给而又遭国民党残余势力封锁,物资交流阻塞的城市,加上,人民受国民党政府伪币欺骗与搜刮的影响,以及在对人民币为人民服务的本质尚不了解的情况下,如果银元牌价过份压低或宣布银元禁止流通,势必造成银元高价黑市,刺激物价迅速上涨,商人则会更加观望,造成物资停滞、不敢出售的现象,一方面使投机分子易于操纵,同时也会给特务分子以乘机造谣机会。因此,第一次银元牌价规定为2000元,使其价格略高于附近地区及各解放城市。后来事实证明,这一比价达到了相对稳定物价与利于调剂物资价格的目的,使人民币很快取得了人民的信任。因此,在1949年9月初,特务造谣、奸商投机造成的一时物价波动,得以很快制止。福州解放头几天,因对银元的比价尚未规定,福州市人民政府曾命令所有在福州的机关、部队不得购买物品,对稳定物价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2)抛售物资。1949年9月初,第一次物价上涨期间,福州市国营贸易公司于9月5日紧急将食盐6.8万多斤运往南平,与该县贸易公司交换粮食。10月4居,南平大批米、豆运抵福州,开始大量抛售,市场米价渐趋下跌。10月14日,由连江、罗源等地运来大批粮油,福州粮食储量增加,大米每石跌价数千元。在此期间,贸易公司对人民生活必需品食盐也大量销售,每百斤只l.6万元。第二次物价暴涨于11月初发生,国营贸易公司组织大量货源,于11月8日开始,接连从闽北各地赶运大批粮食到福州,米价迅速下跌,沪屿尖米从每石3.45万元跌至3.25万元。上等早米及溪电米每石从3.3万元跌至3.15万元。1950年2月,时值年关期间,投机商人趁机又将米价每百斤抬高4万元,国营贸易公司为平抑米价,特在全市增设11个零售点供应食米。经过上述几次抛售物资,平抑米价后,福州市物价自1950年3月逐渐F降,趋向稳定。主要生活必需品米、棉花、纱、油比1949年底分别下降4l%、49%、44%、41.5%、32.3%。
      (3)实行同行议价。对于人民生活必需品,特别是棉布、粮食领先上涨,在其涨价居高不下时,福州市人民政府及时对私营棉布、粮食批发商进行存货登记,掌握其货源,而后对棉、粮两个行业实行全行业议价,规定不得抬价出售,违者给予惩处。至11月底,物价逐渐平抑下来。
      (4)整顿交易秩序。为了稳定市场,制止奸商兴风作浪,1949年12月21日,福州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央精神,结合福州情况制定并公布了《福州市市场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及《申请交易登记手续须知》。根据《暂行办法》规定,交易所由市工商局统一领导,凡该业商品批发交易,均须集中在各该交易所内进行,严禁场外交易、黑市买卖,严禁买空卖空、投机操纵行为。凡该业正当商店、作坊、行栈、国营公司、合作供销社等均可申请登记,批准为固定交易员。对福州市与外埠公私企业买卖的,需报告货物及其数量,经交易所批准,发给临时交易证,凭证入所交易等等。
      根据《暂行办法》规定,1949年12月,福州市成立粮食交易所;1950年1月,又成立油类交易所,并在洪山桥、魁岐、三叉街、台江码头等地设立5个检查站,打击粮、油走私和场外黑市。1950年初,成立纱布交易所。为指导全市交易所业务,市人民政府成立福州市交易所指导委员会,由市工商局、国营公司、交易所主任等共同组成,任务是加强交易,反对买空卖空。同年,市工商局配合税务部门又成立牲畜交易所。规定囤栈收费标准,取销牙行佣金,制止私商扣秤、扣价等行为。1951年10月,在台江第六码头成立公营福州渔市场。过去福州渔市场由渔牙和零售商贩组成,由于渔牙中有五澳十三帮封建组织,特务、地痞、鱼棍、帮派等投机垄断,恃强压价,强赊硬欠造成渔价昂贵。公营渔市场成立后,水产品批发业务集中交易,建立统销统付,托售议价等交易制度,收取合理佣金,铲除封建势力,稳定渔价,买卖两利。
      通过交易所对私营批发商的集中交易与管理,配合国营公司调节物资供求,基本上控制了主要物资市场,平抑了物价,扭转了历史上春节物资紧张“红盘必涨”的现象。如1950年春节,私商一度哄抬食油价格,投机操纵,油类交易所及时对私商采取食油登记检查与控制,配合国营公司停止对私商批发,扩大国营零售,遏制了食油涨风。又如私营棉布商套用交易凭证,进行场外投机买卖,纱布交易所采取注明时间的办法,按出货远近,规定期限,制止了私商利用时间差,进行买空卖空和哄抬价格的行为。
      对经纪人、行商实行监督管理。经纪人尤固定营业场所和资金,专为代客买卖,收取一定佣金。解放后商场上经纪人仍很多,各行业都有专替批发商、行栈介绍成交,提供商情,促进商品交换。但不少行业的经纪人存在陋规恶习,进行诈骗违法。因此,加强监督管理势在必行。1950年初,粮食、油类、纱布三个交易所批准的经纪人有675人,其中粮食259人,油类70人,纱布346人。1951年3月,市人民政府公布《福州市各行业经纪人管理暂行办法》和《福州市各行业经纪人审请须知》,全市共有42个行业经纪向福州市工商局申请,经批准发给登记证1334人,组织3个经纪人联合办事处,制定经纪人守则,确定经纪人合理佣金,引导其正当经营,为繁荣经济搭桥铺路。
      行商是指无牌号、以个人名义从事埠际之间商品贩卖者(俗称走水或跑单帮)。行商有大小,资金多的则进行省际间的长途贩运。资金小的,用自行车、板车或肩挑来往于邻县各乡镇的短途贩运。1951年7月23日,根据《福建省行商管理暂行办法》,对行商进行登记管理。经福州市工商局批准803户,其中大户占15%,其资金则占全行业资金总数的48%。行商多为逃避税收、分散资金,或坐商化为行商,或坐商兼作行商以牟取暴利。为此,福州市人民政府采取限制行商经营范围褶活动地区的办法,凡外出采购必须进行登记。市工商局配合税务部门在全市水陆码头设点检查行商进出商品,并由市工商联组织行商公会,进行思想教育。1951年市工商局对行商进行了一次清理整顿,惩处了投机违法户、撤销挂名户共214户,经批准合格的589户。1952年8月第二次清理整顿,又处理184户,重新换发行商证405户,督促他们守法经营,组织参加各地物资交流大会,对活跃城乡经济起了一定作用。
       (5)打击不法行为。1949年8月25日,福州市军管会发布金字第一号布告,明确规定“人民币为解放区统一流通的合法货币,‘金元券’,及地方一切货币均为非法货币,即日起禁止流通”。适当规定了人民币与银元的比价和收兑福建省银元地方性辅币券,防止投机分子操纵银元黑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配合金融和公安部门,加强金银市场管理,大力宣传国家金融政策,积极劝导金银业正当经营,打击金银黑市交易。1949年9月7日,福州市连续破获秘密银元铸造厂三处:闽通厂私铸假银元1000多枚抛入市场,首犯徐柏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建兴和生成两厂正筹划制造假银元即被一举摧毁,没收制造假银元器具。根据群众举报,全市共抓获银元黑市交易贩子32名。在与金融投机斗争的同时,福州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政府颁布的工商法规和政策,开展对市场监督检查。1949年12月,粮食业瑞元、元大两户,采用拔掉秤尾钉、磨短秤钩的办法,短斤少两,盘剥顾客,非法图利2000多斤大米,被查获后令其将衡器送往市度量衡检定所检定,并登报公开检讨。粮食、油类、纱布交易所成立后,少数商人套用交易凭单,擅自进行场外交易,经检查核实,严肃处理了油类2起、纱布1起、粮食8起的违章案件。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全国面临着严峻的形势,一些不法资本家拒不接受政府加工订货,趁市场物资供应紧张之机,偷工减料,骗取国家资财,扰乱市场秩序。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严肃处理。1951年春,全市绸布业有20多户倒帐,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组织力量评审,对随意倒帐坑人的私商予以严厉处罚。如生顺茶行倒帐金额达人民币140亿元,被法院判处徒刑。行商洪茂增勾结药业诊寿堂,假借座商名义,成立照相联营处,非法经营进出口业务。仅一年就非法牟利2300万元,诊寿堂药铺则从中抽取30%酬金。根据《福建省行商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对洪茂增没收其非法利润并取消其联营处股份,诊寿堂药铺由福州海关令其停止进出口业务半年。
      在党的领导下,福州金融物价趋于稳定,从根本上制止了长期危害人民的恶性通货膨胀,使新生的人民政权站稳了脚跟,大大提高了威信。(未完,待续)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5 [1] [2] [3] [4] [5]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