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福州革命的先驱
  • ——方尔灏烈士革命事迹
  • 2013-12-31 来源: 作者:黄 晞
  •   方尔灏烈士(1904年一1927年)是福州第一批共青团员,参加过我市建团活动,又是中共福州地委第一任书记。他乳名四四,又名尔浩、一号、方号,化名草、方草、符樵草。原籍浙江绍兴。父定奎,字藎宣,当过清朝候补通判;母苏洪瑛,“文化大革命”前还在世。
                          启    蒙
      方尔灏同志生于福州。父亲早丧,家道中落。他少有志气,勤奋读书。15岁,进入福州扬光中学修法语。“五四”运动后,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福州爱国青年开始与北京李大钊、上海施存统、广东李之龙、杨匏安等联系,逐步接受新思想。1921年省立福州二中学生陈任民赴沪见恽代英、邓中夏同志,带回《奋斗》等革命刊物和各种社会科学书籍进行传阅。这时,方尔灏开始接近陈任民,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当年十月,方尔灏投入学生运动,参加福州各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福州设立警察署的斗争。 1922年春,以省立二中为活动中心的福州学生,又爆发了反对封建奴化教育的学潮。在这些斗争中,方尔灏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就在此时,陈任民被学校当局开除,再度去上海,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这对方尔灏的革命活动影响很大。
                          成    长
      这一年lO月,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国民革命军许崇智部从江西入闽,赶走了反动军阀李厚基,福建的社会空气为之一新。陈任民接受团中央的指示回到福州,与随许崇智部入闽的团中央书记俞秀松取得联系,开展政治活动。为了便于工作,方尔灏毅然转学到省立二中念高中,并同陈任民、叶敏修等发起组织进步社团——“民社”,以此为核心团结进步知识青年,学习马列著作。又利用当时二中校长林逢时的进步倾向,与陈公光一起在校内创建“工学社”,吸引青年学生阅读《共产党宣言》、《新社会观》、布哈林《共产主义ABC》,以及《向导》、《中国青年》等革命书刊。并在府直街创办青青小学,专门招收贫苦儿童免费入学,实行勤工俭学。 1922年12月,陈任民、方尔灏等人创办《冲决》周刊,由陈任民主编,这是福州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阵地。他们还通过街头表演、演讲等形式,宣传新思想、新文化,抨击军阀的反动统治,抵制日货。从此,福州学生运动开始有组织地展开。    
      1923年春,青年学生陈聚奎受上海方渊泉“青年学社”所创办的《青潮》刊物的影响,在福州发起组织“青年学社福州支社”,参加者约30人。同年秋,方尔灏与陈任民、陈聚奎、江削伍等人在“民社”的基础上,又组织了“民导社”,阅读和传播《向导》、《先驱》等革命刊物。这些进步组织都是以学习、宣传马列主义,研讨中国革命问题为主要内容而开展活动的。    
      十月以后,他们经过一番努力,取得思想一致,将“青年学社福州支社”和“民导社”合并,组成“福建青年社”,“以研究社会科学,努力青年运动,促成国民革命为纲领”,决心把它“办成训练、研究马列主义的机关,从中选择单纯分子组——S•Y•(社会主义青年团)”。除青年学生外,并向店员、学徒发展。“福建青年社”出版《福建青年》,由方尔灏任编辑。这时,方尔灏已经开始显露文学才华。他写的《十二年的国庆》一诗中说:    
                    枉死了七十二烈士, 
                    空有了“共和”二字。    
                      现在呢,    
                    烈士的热血未干,    
                    共和的虚名如是。    
                     官僚、军阀    
                      暴横恣睢;    
                     学生、工人,    
                      懵懂沉醉。
                    什么民权、民生,    
                    什么民意、民情,    
                       嘘,    
                   这就是十二年的国庆。    
      诗中抒发了他对当时社会黑暗的无比愤慨,表达了对民主革命的热切希望。但也说明他对工人、学生的革命性还认识不足。    
    1924年春,国共合作形成,广东传来的革命刊物、宣传品愈来愈多。这一年是福州市青年学生运动活跃的一年,也是方尔灏等人扎扎实实工作的一年。他们掌握学生运动的领导权,支持福建学生联合会广泛开展活动,传播马列主义,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反对以教治校,促进国民会议,等等。所有这些工作很有成效,在福州人民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建    团
      到了1925年初,福州进步青年在团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已经开始把宣传马列主义和参加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结合起来。方尔灏同陈任民、陈聚奎等在“福建青年社”内积极物色优秀青年,加强学习,提高理论水平,提高革命觉悟,酝酿建立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经过他们多次向团中央报告,3月初,团中央派马念一前来了解情况,审查发展团员。马念一到福州后,即与陈任民、方尔灏、林铮、陈聚奎等人联系,帮助他们开展建团工作。3月中旬,方尔灏同陈聚奎、林铮、翁良毓、黄源、张琏、施松龄、邱腾芳、郑松谷、林大鸣等10人加入了C•Y•(共青团)组织。并经团中央批准,共青团福州支部于四月一日正式成立,陈聚奎任团支部书记,方尔灏实际上也是负责人之一。团组织建立后,进一步领导福州学生开展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在团支部成立的前夕——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噩耗传来,全市悲恸,团组织便以“福建青年社”名义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参加者有50多个团体,10万余人。还发行《中山专号》,进行多次演讲,大大鼓舞了广大人民的爱国热情和反侵略、反压迫的勇气。3月底,福州学生为了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开展厉行抵制美国渔业在华倾销运动。在英华学潮和排黄泽鱼两个事件发生后,美帝国主义派15艘兵舰开入闽江威胁,使得当时福建反动军阀政府寝食不安。他们竟逮捕了林昌浩、容文能两名学生,以取悦于帝国主义。4月7日,团组织通过福建学生联合会,发动几千名学生向省政府请愿,要求释放被捕学生。请愿学生遭到反动军警的血腥镇压,当场打死7人,受伤数十人。这一流血惨案,轰动了全国。团组织发动各界群众纷纷起来声援学生斗争,全市实行罢工、罢课、罢市,抗议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暴行。    
      团组织还领导了五月运动周的活动。在“五•一”、“五•四”、“五•五”这几天,到处组织队伍宣传、演讲。学联会还发行《五月特刊》。由于当时东、西花洋布充斥市场,影响我国布业,造成城内外及南港一带2万多织布工人濒于失业。“五•七”那天,福建学生联合会发表禁卖花洋布宣言,坚决抵制一切外货。到了“五•九”,大雨倾盆,人心激昂,群众游行,他们到处演讲。这一天被捕被殴者不计其数,但他们都毫不畏惧。    
      在斗争中,团组织得到了发展。到5月中旬,共青团员已有19名。团组织已掌握了学联会,翁良毓当选为副理事长,并出版了学联会周刊。同时,编印了《怒潮》,开设了“福州书店”。它“规模虽小,气象颇佳”,既发行革命书报,又成为地下联络站。团组织还创办了几个学校,如:职工小学,上年春办在通湖路,以后迁到水部门兜;平民小学,在福州城内总督埕;义务小学,在剑池后。他们培养工农干部,吸收积极分子。    5月22日,团福州支部派方尔灏随马念一去上海向团中央汇报情况。方尔灏到了上海,团中央就安排他在《热血日报》帮助工作,从中得到学习和提高。一个多月后,为了适应反帝反封建斗争深入发展和团组织逐渐壮大的斗争形势,团中央决定方尔灏为特派员,回福州整顿团组织,成立团福州地委。
                          整    团
      7月中旬,方尔灏回到福州经过了解,分析情况,于7月19日主持召开团员大会,传达团中央关于成立福州地委的决定。在通过吸收林鉴、郑尚衡、林梧凤等14名新团员会上,选举林铮为地委书记。这时,已有团员31人,共成立了6个团支部。    
    团地委成立后,在方尔灏等同志的努力下,加强领导,分别组织团员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党团刊物,并以团章为教材,教育团员增强组织纪律性,以“养成团体生活的习惯”。同时,团地委进一步加强对学生运动的领导。“使学生能与工农结合起来,使他们到工农中间,获得宣传组织之最后目的”。他们通过当时为声援上海“五•卅惨案”而成立的“福建各界后援会”和“废约(废除不平等条约)运动同盟会”,鼓动废约声浪,借以联络学联会分子,使革命气氛日益高涨。除《学联会周刊》外,还发行《福建学生》、《血钟》等刊物。他们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进行马列主义基本知识教育,积极发动他们开展经济和政治斗争,先从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的斗争人手,逐渐引导他们组织起来。这时,电灯公司、印刷公司、实业公司和铸币厂,共有2000人左右的工人已经组成机工协会,进行了两次选举。8月,又分别成立了海员工会和运输工会(会员达1000余人),开展不合作主义,使外货不能上岸,帝国主义者陷入窘境。他们还在角梳工人、染布工人中开展建立工会的活动。并积极筹备成立福州总工会和福建总工会。    
      随着反帝斗争的深入发展,团地委于9月初倡议成立“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由翁良毓任委员长,发表宣言,揭露帝国主义利用教会学校进行文化侵略的罪恶,开展收回教育权运动。明确提出教会学校今后不得实行宗教教育,学生要参加校政,学校当局不得干涉学生参加爱国运动等要求。这一运动在广大群众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十分恐慌。12月23日,军阀周荫人下令逮捕翁良毓,封闭福州书店。方尔灏非常关心翁良毓的安全,一面由团组织出面发动各界群众多方营救;一面安排金毓芬接替翁良毓搞学生运动,并把地下交通站改到剑池后义务小学,由陈梅皋当交通员。骨干分子金毓芬则改名金立刚、吴徽谦改名吴大刚,放在第二线,以防事态变化。    
      到1925年底,团地委经过了3次改选。共青团员发展到50人,分布在工人、农民、青年学生、小学教师和报社记者中,成立11个支部,成为福州反帝反封建斗争的中坚力量。特派员方尔灏兼任直属地委支部负责人。
                         入    党
      方尔灏对革命极端负责,对党忠心耿耿。1925年9月正当他工作繁忙、因疲劳过度而卧病不起之时,向党中央写信要求入党,并反映了团内优秀分子要求入党的迫切心情。信中说:“此间c•P•,我意欲在闽组织,吾兄能否先为介绍加入,然后从事发展,因有二十五岁以上同学数人(指团员)甚愿组织C•P•,从事政治活动故也。”党中央对方尔灏的要求和反映十分重视,立即指示团中央“注意此样人,顶好少校(指团)中央有一人到福州。将其可入中校者介绍与中校(指党),使发生(展)中校组织”。在党、团中央的重视和指导下,福州党组织的建立在酝酿中。    
      1926年2月,方尔灏再度赴沪汇报工作。这时,陈聚奎和林菁、陈公光3人被捕。陈聚奎幸而脱险,会同林铮、严明杰3人辗转去沪。经党、团中央的教育和安排,3月下旬,他们3人与方尔灏分别从上海回到福州。根据中央的指示,先整顿团地委,然后,从团组织中吸收部分优秀分子转为党员。第一批转为共产党员的有:方尔灏、林铮、陈聚奎、施松龄、吴徽谦、郑蓉裳、林鉴、严明杰、陈长康、郑步云、金毓芬、林世良、傅克璧、陈与潮、陈长庚、傅炳恭、赵凯等17人。4月,经党中央批准,正式成立中共福州地委,任命方尔灏为地委书记。同时,团地委改组后也由方尔灏任书记。    
      中共福州地委的建立,加强了福州地区革命运动的领导,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得到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在红五月活动中,方尔灏千方百计适应当时的形势,克服困难,做艰苦的群众工作。在反动军警戒备森严的恶劣条件下,5月4日,在福建大学、女师等校举行了纪念会。5月9日,全市各校几千学生游行示威,在南门与军警搏斗,而后出城,沿途散发宣传品。游行队伍坚持到达仓前山麦园顶的约有千余人。游行后,40多个学校代表在英华书院召开学联临时代表大会,决议通电全国报告国耻日的经过,并要求一个月内改组学联,集中救国力量。5月20日,全市小学生1000多人,在一个小学校秘密集合后出发游行,至城内肃威路,被反动军警武力解散。5月30日,反动当局防范森严,大集会不成,学联即在城内花巷尚友堂开演讲会;在女师开追悼大会,并散发标语传单;在义务小学也开了追悼会。这些会场里演讲激昂慷慨,口号声响彻天际。地委还领导工人斗争。5月28日,电灯公司财阀刘建庵为了破坏工人要求加薪的斗争,勾结反动军警逮捕工人总代表蔡传玉,群情激愤,工人罢工,党组织散发传单声援,逼得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这时,地委还出版了《晓霞》周刊。在这一系列斗争中,党组织继续发展了党员12人。
                          斗    争
      就在这个时候,党内发生了矛盾。矛盾的一方是林铮、陈聚奎,另一方是方尔灏。早在1925年11月,林铮等就片面指责方尔灏“在同学中颇不能取得信仰”,他们给团中央的几次报告总是批评方尔灏、陈任民的不是。相反的,方尔灏向中央反映的情况则是比较实事求是的,更没有背后中伤任何同志。在对人的看法上,方尔灏也是比较客观、中肯的,而林铮、陈聚奎则更多地感情用事,甚至于偏袒。他曾经多次赞扬江秀清、林菁,甚至抬高林寿昌,而贬低陈任民。陈任民是福州最早觉悟的知识分子之一,在传播马列主义、建团工作上都有一定的贡献。方尔灏与陈任民结识较早,对他深有了解。因此,地委成立后,再三建议发展他人党,而受到林铮等人的阻挠。后来,还是根据中央的意见,吸收陈任民入党的o 1926年5月20日,林铮、陈聚奎在给团中央的信中更进一步攻击方尔灏“行为之专擅”、“任事能力之缺乏”,甚至说“方君性宜奔走,好理杂务。说话、做事、计划、指挥,均凌乱无序、同学失望之极”。连方尔灏公而忘私,把自己的家作为地委中心也成为“罪状”。福州的进步青年活动,1922至1924年都以省立二中为中心,1925年以后位于大营房的方家则作为联络中心。地委成立后,因租房困难,方尔灏宁愿把自己的家让出来,这本来是完全无可非议的。然而,林铮等则信口开河地说:“一向皆驻足书记之家,加以我等不能外出。遂在第三重的压迫——书记包围之下,于是此时书记乃大逞淫威”。总之,方尔灏作风正派,襟怀坦白,待人诚恳,工作积极,但有时不够冷静,性情急躁。他自己的评价“尽责善怒”是恰当的。而历史证明,林铮、陈聚奎最后都堕落为托派、叛徒。    
      为了避免党内的不团结而削弱党的战斗力,1926年6月,党中央派浙江宁波人蔡珊(陈哲生)来福州,调解党内意见分歧。接着,地委进行改组,蔡珊任地委书记,方尔灏任党团宣传部长兼团福州地委书记,陈应中任党团组织部长。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福州地委为迎接北伐军入闽,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多种形式的斗争,使革命形势越来越好。首先,党、团组织积极领导工农运动。工运方面,由方尔灏组织理发工会,陈炳组织码头工会,蔡珊组织人力车夫工会。理发工会提出增价;码头工会提出不抽甲头税,增加工资;人力车夫工会提出减车租等要求,进行合法的经济斗争。农运方面,最早是由方尔灏负责。他因搞农运,反对地主,曾被地主勾结军阀逮捕,打得死去活来。这时,农运主要由陈应中、朱铭庄、林梧凤、郑尚衡等人负责。于是在福州郊区和邻县逐步建立起农民协会,提出“减租减息”、“反对拉夫”、“反对苛捐杂税”等口号。减租减息尚未实行,地主们的淫威已有所收敛了。
                          高    潮
      1926年秋冬,为了配合北伐军入闽,党中央先后派王荷波、陈昭礼回到福州。他们协助整顿地委,发动组织工农,积极开展统战工作。10月的一个夜晚,福州地委在剑池后义务小学召开党员大会。会议由方尔灏主持,王荷波作形势和任务报告,号召党员做好统战工作,在国民党各阶层组织中起领导核心作用。在王荷波、陈昭礼的领导下,地委坚持原则,开展党团活动,事先遴选老党员筹组国共合作的福州市党部。所以,北伐军入闽后,国民党福建省党部筹备处很快迁至福州。党即派葛樾溪、王劲民、宋铭庄、江削伍等人参加省党部的组织、宣传、妇女、工农运动、青年等部门,与国民党左派丁超五、潘谷公等配合开展工作。福州市党部筹备处除主委由国民党派黄展云担任外,其余各部都由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陈应中、吴本琮、陈公光等11人担任。我们党和国民党左派联合对右派黄展云、林寿昌等开展了斗争。    
      在支援北伐战争中,地委根据王荷波的指示,大力开展“策反”工作,争取马尾海军和国民党实力派,把张毅部队消灭在爪山附近。同时,方尔灏与其他12名党员,冒着生命危险,举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直插福建省防司令部,要求司令李生春迅速表态。在内外夹攻下,逼得李生春放下武器,保证了东路军顺利进入福州。    
      为了策应北伐军入闽,方尔灏废寝忘餐、夜以继日。他教育党员,组织力量,宣传三大政策。布置叶大猷、范意济、陈克明等组织省会策应军突击队,准备以武力胁掣李生春。还组织劳动童子军站岗放哨,维持社会秩序。组织农民武装,在北郊自制手榴弹。北伐军进城时,城北的战坂、马鞍一带农民由张钊丞带队入城欢迎,西门一带贴满迎接国民革命军的大标语。在国民革命的浪潮推动下,党团组织发展很快,到1926年冬全市已建立党团支部17个,党团员发展到160余人。随着组织活动的发展和宣传品的日益增多,方尔灏又在自己家的后墙凿一小门,通向邻居的三间房。新屋临街大门敞开,男女同志都以普通居民的身份进出,免人怀疑。在王荷波、陈昭礼的帮助下,地委组织各行各业的店员工会,并在大庙山成立福州市店员总工会,与右翼分子操纵的南公园的福州总工会相抗争。同时,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四乡农民武装。北门的战坂,马鞍,东门的前屿、后屿,南门的尚干、青圃,西乡的洪塘,都组织起农民协会,反对地主豪绅,铲除贪官污吏。    
      由于工农运动高涨,革命形势的急剧发展,革命与反革命的斗争日益尖锐。党为了加强福建革命运动的领导,促进工农运动的发展,反击国民党的右派势力,指派在北伐军东路军工作的共产党员徐琛、陈明、张余生等协助福州地委工作。1927年初,经中央指示,由徐琛任地委书记,蔡珊任副书记,方尔灏任宣传部长,陈应中任组织部长,把福州地委扩大到长乐、福清、莆田、连江、罗源、古田、建瓯等县。这时,福州爆发了柴井医院的反帝罢工斗争和控诉仁慈堂“万童坑”事件的斗争。柴井医院的罢工取得了胜利,“万童坑”事件由于东路军总指挥部的妥协而中止。但地委在领导斗争中教育和提高了广大群众的觉悟。   
      3月,蒋介石叛变革命,国共分裂已成定局。方尔灏在王荷波、徐琛等的直接领导下,带领革命人民同反革命势力进行英勇的斗争。3月3日至7日,反动派连日驱使暴徒用刀刺学联代表张诗政、郑贻晋、金毓芬和学联职员陈培桂、郑群棋,冲进学联会所,捣毁椅桌、器具,抢去文件、会牌等,还散发反动传单,诬蔑、攻击学联,反动气焰嚣张。3月8日至lO日白色恐怖更趋严重。国民党右派到处殴打学联代表、共产党员,威胁罢工工人,打击左派,叫嚣解散民众运动委员会。还唆使反动工会骗诱工人在南公园集会,提出反动口号。为了反击国民党右派的反动逆流,王荷波、徐琛、方尔灏等组织全市革命群众游行示威。lO日清晨,福州大街小巷贴满“打倒反动派”的标语。下午,在反动派百般破坏下,仍然有40多个团体、万余人在南校场集会。大会提出7项条件,同反动派作斗争,会后示威游行,陆军干部学校学生也加入了,游行队伍发展到四万余人,他们沿途高呼革命口号。队伍直到谭曙卿总指挥部和张贞留守司令部,所提条件都一一答应,斗争取得了胜利。当时报载:“群情汹涌,愤不可遏,诚空前未有之大示威运动也。”至夜十时,游行队伍才散去。
                          就    义
      但是,由于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领导的危害,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至3月底。国民党右派在福州的代表林寿昌继续驱使桥南社暴徒,四处殴打进步学生、工人,反革命恶浪甚嚣尘上。正当危急之时,地委书记徐琛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工、农、学、妇运的负责人都到会。会上,分析了当时的政治形势,认为国共即将分裂,决定地委除留少数人坚持工作外,立即疏散隐蔽,以应非常事变。根据地委的决定:徐琛、蔡珊、林淑玉等撤离福州,方尔灏与陈应中留下坚持斗争。    
      这一天,方尔灏、陈应中等还在筹组交通、组织转移,江秀清带领一批特务来到方家,持枪威胁,方尔灏同志当面予以斥责,江悻悻而去。4月3日,反动派在南校场召集“拥蒋护党”大会,公开提出反共,并疯狂残杀革命党人方毅威,白色恐怖笼罩整个福州。当晚,寿昌派全部出动把守各城门,特务分子穿街过巷秘密逮捕共产党员。方尔灏潜回家中整理橱柜、抽屉,烧毁机密文件,辞别了母亲。但由于叛徒出卖,于4月4日凌晨,与陈应中等5人同时被捕。    
      在狱中,方尔灏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受尽酷刑,矢口否认,临危不惧,视死如归。只要他两手还能动弹,都天天坚持写日记,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只要他还能张口,都勉强吃饭。他说:“吃饱饱的好给敌人算账!”他还暗中告诫狱中同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承认是共产党员,敌人要杀,就让他杀!”在狱中半个月,福州郊区农民曾多次组织队伍到国民党省党部、公安局请愿,要求释放,但反动派顽固到底,请愿无效。更不幸的是,徐琛在去汕头的途中,经过厦门时也被国民党反动军警逮捕。此时,徐琛、余哲贞夫妇都押到福州。 5月17日,反动派穷凶极恶,大动杀机。徐琛、方尔灏等六位烈士同时被害。方尔灏坐着马车,被押赴西门鸡角弄刑场,沿途高唱《国际歌》,高呼“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胜利万岁!”就义时,面不改色,英勇顽强,年仅23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