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此身不作资产杰 有日甘为无产奴
  • ——翁良毓烈士革命事迹
  • 2013-12-31 来源: 作者:黄启权
  •   翁良毓,字子濯,号一赤,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9月27日生于福州城内的一个小康之家。他于民国14年(1925年)3月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为福州地区首批团员之一,旋任共青团福州地委组织委员兼工农委员。1925年12月,他被反动军阀逮捕,1926年9月英勇牺牲。    
      翁良毓自少天资聪颖,在家读过几年私塾后即到福州南街开泰钱庄当学徒,工余时间仍手不释卷,16岁才考入省立福州师范学校。当时正值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马克思主义开始在福州传播,年轻的翁良毓用心阅读政治书刊,关心国家大事,思想进步;而且,他为人正直,才识出众,生活俭朴,乐于助人,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在学校中有很好的群众基础。
    为了寻求革命真理,1923年初,翁良毓来到上海,见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领导者李大钊,并得到了他的教导。从上海回到福州后,翁良毓按照党的指示,在老师和同学中开展革命宣传。他用自己平时积蓄的钱购买了《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在班上办起小阅览室。在他的倡导下,同学们组织了读书会,读书论政,对列强瓜分中国、反动军阀争权夺利给民众造成的苦难愤愤不平,深感不革命只有坐等亡国灭种,青年学生须担负起挽救国家民族危亡的责任。    
      1923年秋,福州进步青年陈任民、方尔灏等组织“民导社”,出版《民导报》。翁良毓积极参加活动,并以福州师范学校为阵地,编写油印小报,宣传马克思主义,分析国内外形势,以唤起群众的觉醒。他经常秘密召集几位同学在家里撰写文章,誊刻蜡纸,油印材料,而后分头散发。由于他在同学中进行了大量的宣传、鼓动工作,福州师范学校很快成为福州早期革命活动的重要据点之一。    
      1924年春,第一次国共合作形成,从广东传到福州的革命书刊、宣传品越来越多。翁良毓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进步书籍,热情地宣传革命思想,同时着手发展平民教育。他和郑尚衡、林梧凤、朱铭庄等在福州城内通湖路6号创办1所职工小学,招收贫苦的工农子弟入学,教他们读书识字,向他们讲解革命道理。同年,教会学校英华斋的主理夏平和禁止学生参加爱国运动,引起全校500多名学生的反抗。夏平和竟用野蛮的手段,驱逐学生出校。12月23日,福建学生联合会发表宣言,谴责夏平和蛮横无理的行径,全市学生遂发动了声援英华学生的斗争。翁良毓是这次学生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1925年春,翁良毓当选为福建学生联合会副理事长,领导全市学生开展反帝爱国运动。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分子在福州办《闽报》,搜集情报;开商店,排挤中国货;设妓馆、鸦片馆,毒化社会空气,激起爱国青年的无比愤慨。翁良毓带领学生捣毁日货商店,惩办卖国奸商,砸破日营妓馆玻璃窗,打击了在福州胡作非为的日本帝国主义分子。    
      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噩耗传来,翁良毓即领导福建学生联合会在该会会址——南后街林则徐祠堂召开有全市学生代表参加的追悼会。会后,组织了反帝爱国示威游行,鼓舞了全市人民的爱国热情。    
      3月底,福州学生因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和开展抵制美国鱼货在华倾销运动而受到反动当局的镇压,有两名学生被捕。4月7日,福建学生联合会组织学生数千夕、向军阀政府请愿,竟遭反动军警血腥镇压,重伤数十人,造成严重的事件。翁良毓悲愤万分,发动全市学生抗议反动军阀政府的暴行,要求惩办凶手。在学生的斗争和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反动军阀政府不得不释放了被捕的学生。    
      震惊全国的“五卅惨案”发生后,翁良毓领导全市学生举行罢课和示威游行,并组织话剧团、讲演队上街宣传,散发宣传品,爱国运动迅速波及社会各阶层。随即,工人罢工,店员罢市,要求收回主权的呼声日益强烈,全市掀起了反帝怒潮。6月6月,福建学生联合会在共青团组织的领导下,召开福州各界群众代表会议,成立了“上海惨案福建各界后援会”,决定进一步抵制外货。会后,翁良毓作为福建学生代表,赴上海参加全国学联会议,并向共青团中央汇报了福州的工作。    
      6月17日,福州共青团组织以“上海惨案福州各界后援会”的名义,在仓前山巷下庙召开有400多人参加的大会。刚从上海回福州的翁良毓登台演讲。    
      7月中旬,翁良毓根据共青团组织的决定,在福州城内鼓楼前“简而文”刻字店旧址开设一家书店,亲任书店经理。为筹办这家书店,他拿出了家资2000元作为经费。书店专售各种革命读物,如《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向导》、《社会观》、《中国青年》等。后来,又在南街锦巷口另开了一家分店(这个分店就是后来的左海书局,它一直坚持开办到解放前夕)。这两家书店在宣传反帝反封建、启发群众觉悟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同时,它们又是团组织的地下交通联络站。    
      7月19日,共青团福州地委成立,翁良毓当选为工农委员兼组织委员。他深入工农群众,发动引水、装卸工人以及在日、英领事馆工作的工人举行罢工,搞得日、英帝国主义者狼狈不堪。共青团组织通过学生联合会与商会联系,发动募捐,很快募得4万余元支援罢工工人,解决了工人罢工期间的生活费用问题,保证了罢工斗争的顺利进行。    
      当时,福州有不少教会学校。“五卅惨案”发生前,青年学生就已在这些学校中开展“反基督教”运动,揭露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动员爱国学生脱离教会学校。“五卅”运动中,福州共青团组织和学生联合会编辑出版了《经济绝交》、《反基》和《收回教育权运动》等刊物。1925年9月,福建学生联合会在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高潮中成立了“收回教育权委员会”。翁良毓任委员长。10月30日,他在《收回教育权运动》专刊上发表《设立教会学校的原因和反对的理由》、《告观望踌躇的教会同学》等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教会学校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机关和制造顺民的工厂,他们只许你爱上帝,不许你爱国;只许做帝国主义的顺民,不许做帝国主义的叛徒。他号召教会学校的同学,“要下决心与帝国主义恶魔斗,大家努力收回教育权!”在翁良毓的发动、领导下,收回教育权运动蓬勃发展,到11月,已有一大批学生自动退学,离开教会学校。如培元中学、陶淑女中只剩下数十个学生,进德女校学生还不及10人,华英女校则“宣告停办”。从英华书院退出的师生另组了闽江中学,从青年会中学退出的师生也组织了三山公学。在学生运动的冲击下,一些教会学校不得不由不信教的人来充当校长,被迫表示不再禁止学生运动。收回教育权运动取得了重大的成果。    
      爱国青年的革命行动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福建军阀头子周荫人。为了压制青年的革命活动,周荫人派出了侦探队。特务们在校内死死盯住翁良毓,又装成“顾客”,到他的书店翻书看报;还在雅道巷他家附近安下“钉子”,监视进步青年的活动。他家的后院有个小花园,团地委和学生联合会的负责人常在那里碰头、开会,特务们隐隐约约窥得了一些踪迹。12月中旬,警察厅以不准发行《中国青年》为借口,传讯书店的店员。22日晚,警察厅竟拘留了店员,并传讯翁良毓,扬言只要翁良毓到厅,店员即可释放。23日,一群特务包围了翁良毓家,扑空后转奔福建学生联合会。翁良毓的妹妹翁可光抄近路赶往报警,当时翁良毓正在开会,大家都劝他暂避一下。为了保护同志,翁良毓毅然对大家说:“我不能走。我一走,势必使更多的同志遭受祸殃。”他沉着地布置大家疏散,然后镇定自若地走向警察厅。    
      翁良毓陷入敌手后,反动派软硬兼施,企图从他嘴里得到组织的机密。面对凶残的敌人,翁良毓正气凛然,在狱中写下了“此身不作资产杰,有日甘为无产奴”的铮铮诗句。他的弟弟翁钦毓前往探监,见他虽然上着脚镣手铐,遍体鳞伤,卧立不得,却仍然神情自若,豪气不减。他对弟弟说:“请母亲不要再为我白花钱了,许多同志都还关押在这里,让我单独出狱,是绝无此事的。"他在从狱中寄给同志的信里写道:“君等切勿以弟之情景为忧,此亦弟必经之路也。当以弟之情景加勉救国,弟则安矣!虽增百倍之苦痛亦无怨也。”在被囚禁的10个月中,他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始终保持一个革命者坚贞不屈的崇高品质。党、团组织和他的亲属曾多方设法营救,但终未能使他幸免予难。1926年9月23日,反动军警将他押上刑车,开往西门外鸡角弄刑场。一路上岗哨林立,戒备森严,翁良毓满怀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念,视死如归,不断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翁良毓牺牲时年仅21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